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高考
    邢峰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双手枕着后脑勺,看着天花板一直在发呆。

     或许,将最美好的东西留在心底才是最好的……

     ……

     六月七号这天,高考开始。

     无数家长送着自家的孩子到考场外,一路上叮嘱着各种事项,又不断的检查着携带的东西是否带齐全了,一遍一遍犹如强迫症一般。

     邢峰也被父母送到考场门口,虽然他说自己也能来,但是父亲却根本不同意,一定要将邢峰送到门口才放心。

     邢峰见父亲如此坚决也没有再说什么。

     “爸,妈,你们到那阴凉地坐着休息吧,我考完就出来。”知道爸妈是不可能回去等的,就算是回去了也是焦躁不安。

     “你别管我们,自己好好做题,不要紧张!”邢爸叮嘱道。

     “嗯,我先进去了!”邢峰跟父亲母亲摇摇手就直接进入校园。

     很快找到自己考场,门口有两个老师在用检测棒一个一个的检查考生,检查完一个进一个。

     很快轮到邢峰,门口的老师让邢峰抬起两只手来,然后用检测棒不断的在邢峰全是上下都扫描了一遍,机器没有发出报警声就是没有检测到金属、电子之类的东西。

     另一位老师仔细检查了邢峰带的考试工具:笔、尺子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让他进去。

     邢峰的位置是靠后门的角落,邢峰坐下后,将准考证等证件放到桌子左上角,将笔、橡皮、尺子等东西都拿出来放好后,就开始闭目养神。

     之后就是高考的流程,老师拿到卷子,向同学展示没有被开封过,里面的卷子从总局拿出来是什么样现在就是什么样,除了出卷者没有人看过!

     卷子很快发下来,时间一到后众人就开始奋笔疾书起来。

     第一考考的是语文,邢峰将卷子所有题目都检查一遍,题目心中有个大体印象后就开始做起题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很快就过了一大半,许多人都开始写作文。

     邢峰看了一眼作文,沉思了一会后也直接开始把自己构思的文章写了上去。

     写完之后,监控老师提醒在场众人一句,还有半个小时。

     邢峰作文也刚好写完。

     写完后翻到前面,有几处都空着,他不会写的他都没有思考,直接空着,然后左手胳膊肘放在桌上,左手揉了肉左眼眼皮,然后就半握拳,食指放在左眼框上靠着,低头看着卷子一副沉思的模样。

     就算此刻有人低头看邢峰的眼睛,也不会发现什么异常。

     只是会奇怪的发现邢峰左眼眨眼的频率,似乎有点高。

     而邢峰此刻左眼看到的景象却和右眼完全不一样,此刻他左眼看到的景象赫然是一个人居高临下看着一个女生在做题目,而更神奇的是他可以非常清晰的看清楚那女孩桌面上的卷子每一个细节,包括所有女孩写好的答案。

     邢峰很淡定的将左眼看到的题目一个一个的填在自己的卷子上,一些原本自己做的和对方不一样的,邢峰在重新读了下题目后,发现是自己错的也改正过来。

     阅读题的一些分析,邢峰也没有直接抄下来,而是将对方的意思读懂后,换种句式抄写上去。

     很快语文卷子就做完了。

     邢峰也没有举手出去,而是安静的等着时间跟大家一起出去。

     只是再次揉了揉眼睛左眼眼中的景象就完全恢复正常。

     而上面两个不断来回走动的监考老师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哪怕就是上方的监控器另一头的人员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此刻在另一间教室,一只小小的麻雀躲在按在墙上的暖气管旁,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而麻雀下方一个女孩刚刚将作文最后一个字写完,将卷子翻过来看了一眼前面答得题脸上落出一丝满意的微笑,她感觉这次语文做得非常顺利,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而满足的女孩却不知道,有一个小贼将她的答案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

     “叮铃铃!”铃声响起,监考老师立刻让所有人起立不得再答题。将卷子收完后,邢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离开教室。

     到了外面找到等待的父亲。父亲直接带走邢峰回家,本来母亲说到外面吃顿好的,但是父亲却担心外面不卫生,吃坏肚子影响邢峰后面的考试,便在等待邢峰考试时让母亲买好菜回家做饭。

     路上邢爸欲言又止,想问儿子考的怎么样又怕儿子没考好刺激到他,邢峰看出父亲的顾虑,直接咧嘴笑道:“考得还不错,没有问题应该在一百分以上!”

     父亲听了儿子这样说也很开心,两人说说笑笑回到家中……

     ……

     下午数学考试,这个是和英语一样的拦路虎,是高中学子中很多人非常头疼的科目!

     (春秋君傲娇的表示自己是高中数学课代表)

     而这科,也是邢峰非常头疼的科目,公式定义他都懂,但是他就是不懂怎么在一个题目中一个一个将这些用出来,推出来!

     不过现在数学对于他来说便也算不上多困难的东西了!

     考试时候邢峰直接控制被种下控神蛊的小麻雀提前飞到他在看考场时就心中注意到的教室,一中的两个学霸级别的人物就被分到这间教室当中。

     鸟类的视力比人的都好,所以邢峰看着那些卷面也极其清楚,就跟放在自己眼前一样。

     很快利用麻雀的视角,邢峰将两位学霸的答案誊抄得不亦乐乎!

     但是为了避免太过夸张,而且邢峰也没想考太高的分,所以邢峰只是将选择题、填空题、计算题对比两人的后抄了下来。后面几道压轴题邢峰是碰都没有碰!

     不过看着在他看来连题目意思都很难读懂的,在那两个学霸唰唰的笔尖下,满满的符号答案布满整张空白的答题纸,邢峰就只能无语的表示自己和学霸真的活在两个世界。

     一推阿拉伯字母加英文字母,最后算出一个数字——无法理解。

     当然为了不让人怀疑,邢峰故意做错几道,保证自己的数学能及格就行。

     不过途中也出现一点意外,在学霸教室有一位监考的老师非常严厉,在考试进行到一半后发现站在暖器上的麻雀,直接找了一根棍子来驱赶,麻雀几次躲过对方的棍子抽打。

     那监考老师见自己奈何不了,直接就跟上面反应。

     虽然上面的人觉得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规定在那!人家反应了就必须去看看啊!

     而在另一间教室的邢峰看到麻雀惊动那么多人,为了打消他们的疑惑,故意卖了破绽让他们抓到麻雀,反正他该抄的也抄到了,而且麻雀体内的蛊他可以心念一动就可以控制腐化死亡。

     麻雀被抓后,监考人员直接进行金属检测,原来他们是担心有人会训练麻雀,让它携带什么作弊工具进入教室帮助考生作弊。

     结果再三检测后都没有发现麻雀体内有什么带有电子或者金属之类的传感器电子产品。

     不过那些人没有就那么算了,在考试时间结束后,对出现麻雀的那间教室进行一对一检测,实在没有发现什么才将人放出去,而那只麻雀在没有发现什么后,众人也没有再怎么在意,却被那小家伙趁机飞走。

     不过因为没有检查出什么,那些人也没有什么想法,都以为这只是巧合,有几个人心中还埋怨那监考老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

     之后的几场考试邢峰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问题,就没有让麻雀再去那间教室了,到别的教室中看别人的考卷,当时他也为了防止现在这种情况,特意记下几个有名的学霸所在的考场!

     下面的考试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在最后一科考完后,邢峰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不过因为邢峰知道自己的水平,不敢抄得太高,生怕自己引人怀疑,毕竟一个学渣三年都是三四百分的,你高考五百分大家都会感叹你运气爆棚、祖坟冒烟、苦心人天不负、笨鸟先飞之类的话语,因为毕竟这事还真在情理之中,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但是你见过哪个学渣一下子考得和学霸一样高?六七百分和这些人尖一京大北院的名额?

     就算你去了高级学府名牌专业,人家上的课你听得懂吗?一个公共基础课中丢出个高数就叫你丫的现行!

     更别说后期那些专家级别的必修课程!

     所以邢峰的注意打得非常好,靠一个够老爸老妈狂喜的分数就够了,到时候去一个适合他的学校选一个适合的专业就行,没想弄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

     ……

     考完试后要等分数出来然后才去网上填报志愿,所以邢峰和父亲一合计,就直接回到家乡村子里,把老家房子推了重盖,反正他高考结束后有将近三个月的假期,趁着这好时候回去帮着父亲还可以省下一份工人钱!

     父子两人都是一个性子,在商量好后都急不可耐的第二天早上就坐车回到老家村子。

     PS:春秋君写到这感慨颇多,我当年也是一个学霸啊,中考六百多分考到高中学校,高一时还能万年排个老三(英语太差拖后腿),结果高二时,感觉自己似乎是得了抑郁症,对学习厌恶至极,看到老师进教室头皮都快炸了,更可怕的是我记忆力和逻辑反应能力大幅度下降,每晚上我不断的做题(理科生),一晚上就能完成两三个难题,而且我还不长记性,做出来的题目,我再怎么总结做题方法和思路,过一段时间后,遇到类似的题我全无头绪!

     高二我就这样一边极度的厌学,一边因为对家人的愧疚压迫自己不放弃,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

     高三的时候我崩溃了,我直接沉迷在小说世界,将自己代入主人公当中,之前虽然看小说,但是也算不上太疯狂,但是高三我天天看,吃饭看,上课看,白天看,晚上看,我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浑浑噩噩,对外界什么事情都不关系,怎么度过高三的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感觉这世界上除了特么的小说什么都没有意思。

     因为在小说世界中,看到猪脚的故事,那种把自己代入故事中中,看到猪脚成功了,美满了,团圆了,就似乎是自己一样,有一瞬间的幸福!

     但是每次看完一本小说。我就会感受到无比的空虚,很多次我告诉自己不能这样了,我要学习,但是问题是我已经极度的厌恶书本!

     我一进寝室闻到那股卷子书本的味道我就恶心!我就想吐!真的!一点不夸张!

     我甚至当初的全县模拟考试我特么都逃了!

     后来落榜了,再复读一年,心理情况好转,没有那么厌学了,开始偶尔看书,偶尔做题,但是在高三染上的小说瘾太深,戒不掉了!

     最后考上一所二本学校。

     厮混之今。有时候我会回忆那个因为英语不好我就将整本高一英语课本文章背下来的那个我,如果,我一直是当初那个倔强的男孩,一直是那个有梦的,不迷茫的男孩,会不会,我今天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PS:忍不住矫情了一下,没有故意凑字数,正文三千字,够的,唠叨七百字,打字的时候感叹太深就发了,吃饭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