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报仇就是要让对方知道
    邢峰将分瞳蛊和同音蛊分别放到老人眼中和而中,双手掐了一个法诀对着老人背心一按,老人体内的噬灵蛹立刻按照邢峰心意而动,而老人被植入蛊虫的眼瞳和耳朵处也发生神奇的变化!

     只见老人被植入分瞳蛊的眼睛“看”到这么一幕,在一间白色的病房中,一个年轻人躺在一张病床身体不断的抽动着,口中不断的发出哀嚎声,脸上鼻涕、眼泪全部都是,五官因为疼痛全扭曲在一起,看起来十分狰狞,床上全部都因为对方浑身疼出的汗给打湿了。

     而被种下同音蛊的耳部也传来年轻人那凄惨无比的哀嚎声音!

     “在你孙女跳楼的女生寝室中……有人看到他!”邢峰的声音在老太耳边响起。

     ……

     “呜哈哈哈哈哈,报应啊报应!呜呜,喃喃,看到没有?这是不是你的仇人?看看害你的人多么痛苦没有?呜呜,奶奶心也是这样的啊!痛啊!痛啊!哈哈哈!痛啊!”

     看到老人欢喜得癫狂的模样,邢峰叹口气。

     老人喜滋滋的看着张天来凄惨的模样,脸上红光更盛!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邢峰:“小哥,你能让我跟对方说几句话吗?”

     听到对方的要求邢峰没有任何意外之色,在炼制蛊虫时其实他还额外炼制了一只“化音蛊”种在鹦鹉喉咙中,只要控制鹦鹉的控神蛊可以驱动鹦鹉通过变音蛊将鹦鹉的叫声变成主人想说的话!

     “可以!但是你不能暴露我的存在,一旦你说的话我感觉对我有威胁我会立刻切断你体内的虫子让你看不到他的情况,并且你也会马上死掉!”邢峰面无表情道,虽然他因为同情对方的遭遇让对方能看到仇人的下场,但是不代表他就是烂好人,他的秘密除了死人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就算是老太,在种下噬灵蛹后也不活了多久!

     邢峰警告完对方后就将传声的法子教给老太。

     老太种下蛊虫的眼珠中全是兴奋的红光!

     ……

     “怎么回事?你们快给我弟弟麻醉啊!”张梓涵看着再次因为疼痛哀嚎的弟弟对着医生急忙喊道。

     但是在病床前的李兴医生和旁边的助手都急的满头大汗!

     “没有效果!麻醉剂现在已经没有作用了!”李兴焦急喊道。

     “怎么可能!”张梓涵看着弟弟哀嚎的模样心急无比!

     “我们已经换了多种手段都无法麻醉患者,”李兴急的满头都是汗水!

     今天这个病人身上发生的一切都那么诡异,完全颠倒了李兴的医学知识!

     很快门就被推开,几位医生急忙进来!

     “张主任,你们检查结果怎么样!病人为什么无法麻醉?”李医生看到其他医生后连忙问道。

     几个医生相互看了一眼,最后犹豫道:“在病人体内我们抽出的蛆虫中发现大量的麻醉成品,所以……”脸上犹豫之色更重,最后还是说完:“所以我们怀疑是虫把麻醉药全吃下去了!”

     场间众人听了完全愣住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虫?给病人打的麻醉药居然给吞吃掉!

     其实这是因为跗骨蛆的特性,他们和普通蛆的习性完全相反,它们特别喜欢的是宿主体内追你新鲜的血肉,越是充满活力的血肉越符合他们胃口!

     但是之前打了大量麻醉剂的肌肉甚至就是鲜血都被“污染”了!一点也没有之前可口!

     于是这次每次注入麻醉剂后就会被蛆虫给先吞吃掉!

     而已经被炼得万毒不侵的血蛆,连医院各种杀虫药都不怕,这点麻醉剂效果更是对他们来说几乎没有!

     所以这就是张天来一直痛苦的原因,也从这看出上古时巫蛊之术为什么如此可怕,令人闻风丧胆的原因了!

     不过很快医生也想出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全身电击!

     结果相当不错,随着电流在张天来体中流过,体内所有的蛆虫一下子似乎也都陷入晕眩的状态!

     趁机医生打入大量的麻醉药,终于让张天来安静下来,而体内的蛆虫似乎陷入被电晕的状态!

     瞬间张天来感觉没有这么好的了!

     “活……活过来……活过来了!”张天来喘着粗气,脸上似笑非哭,一下子轻松下来。

     但是一想到之后还要遭受到这样的痛苦,不知道什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张天来二十多岁的人一下子呜呜的哭起来!

     “天来别哭!你姐夫已经派人去了!他会帮你治好的!”张梓涵红着眼安慰道。

     “姐……”

     “呜呜……好疼啊!呜呜,我全身好疼啊!”

     突然众人上方传来一阵呜咽声,所有人抬头一看,是一只鹦鹉不知何时竟然闯了进来,站长上方一个架子上,张开嘴巴学着张天来刚刚的哀嚎!

     鹦鹉学人说话很常见,在场众人到没有多诧异,只是奇怪怎么会有鹦鹉进来!

     “你们医院怎么回事?怎么放这样的杂毛鹦鹉进来,快给我赶出去!”张梓涵看着这学弟弟哀嚎的鹦鹉立刻气不打一处来,对着旁边的护士发脾气道!

     闻言喏喏的护士连忙去赶那只鹦鹉。

     但是突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只鹦鹉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低沉起来,“你说,是跳楼疼的厉害,还是你身上疼得厉害!”

     此言一出原本坐着的李十亿“噌”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张梓涵和张俊臣脸色7也一下子“唰”的就白了!

     “你们给我出去,我没有叫你们谁都不能给我进来!”李十亿两步跨到众医生护士面前,一脸严厉道!

     所有医生相互奇怪的看了一眼对方,没有敢说什么,都全部离开!

     所有无关的人离开后,李十亿走到鹦鹉前刚想开口。

     鹦鹉的声音居然一下子变成一个阴森森的老太婆的声音:“呜呜呜!我好疼啊!哈哈哈哈!疼死我了!我的心疼死了啊!我的囡囡啊!我的小孙囡啊!你摔得疼不疼啊!我的囡囡!”

     听着犹如夜枭哭啼一般的声音,在场众人犹如赤身在寒冬雪地之中寒毛倒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不是……不是我!”张天来完全被吓懵了!下意识得喃喃道。

     鹦鹉一下子展翅飞到张天来头边的医疗设备上,居高临下的就这样盯着张天来,张天来看着鹦鹉血红色的眼睛中居然看到了怨毒之色!

     “疼吧?好孩子,奶奶的乖孙囡啊,疼的还在后面啊!奶奶看到了!奶奶看到了!一只只小虫子,一只只小宝贝在血里,在肉里,慢慢的吃!慢慢的啃啊!乖孙囡啊,你让奶奶疼死了啊!奶奶心就跟也有虫子似的一点一点的,一处一处的就被啃空了!呜呜,好疼啊!好疼啊!”鹦鹉突然如人一样不断在在机器上面翻滚,似乎真的有个老太婆在上面撒泼嘶喊!

     “不是我!不是我!”张天来被这一幕吓得牙齿“咯咯咯”的打颤,脸上全是惊恐之色,不断的重复着,似乎想起身但是被麻醉的身体完全没有知觉!

     只见鹦鹉又站起来,死死盯着张天来,发出夜枭一般的尖笑声:“呜哈哈哈,孙囡啊!奶奶的心头宝啊!你不用疼了!奶奶也不用疼了!有人陪我们一起疼啊!奶奶听到他那凄惨的哀嚎声哟,就跟奶奶听到你的笑声一样开心哟!呜呜呜,我的小孙囡哟,奶奶再也听不到你的笑声了,呜呜。奶奶的心头宝啊!你疼不疼啊!你走的时候疼不疼啊!”

     鹦鹉疯狂的表情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吓懵了!

     真的!

     他们活了那么多年,从没有见过如此诡异恐怖的一幕!

     哪怕就是一向强势泼辣的张梓涵也脸色苍白的抓着自己丈夫的手躲在丈夫后面不敢发出一声响动!

     “你是楚小花的奶奶的吧!”不愧是被称为周城第一传奇人物的李十亿,端得是大风大浪都见过,眼前发生如此惊悚的一幕很快他就镇定下来,呼了口气,大步走到鹦鹉旁边,一脸认真的开口道。

     鹦鹉一下子扭过头看着前方的李十亿,血红色的眼中落出无尽的哀痛和绝望:“小花啊!奶奶的乖孙囡啊!奶奶的好囡囡啊!你死得好惨啊!呜呜啊!囡囡啊!”

     看着面前如同被附身的鹦鹉,李十亿深呼口气,对着鹦鹉弯腰鞠了躬,脸上全是歉意道:“贵孙女的死,我很遗憾,她不该死的!”

     鹦鹉一下子似乎被刺激到,发出尖利的笑声:“是啊!呜哈哈!我的孙囡啊!怎么会死啊!她不该死的啊!她怎么会死的啊!”然后扭头看着床上脸上全是惶恐之色的张天来,眼中落出怨毒之色:“小花死了!小花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啊!我也要你死啊!你也要死啊!”

     看着脸色越发苍白的张天来和发出尖利笑声的鹦鹉,李十亿叹口气,认真的看着鹦鹉道:“害死楚小花的是别人!你老愿意害得楚小花的坏人逍遥法外!然后一个无辜的人代替他而死吗?”

     鹦鹉尖利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PS:春秋君不是学医的,医学常识也不多,所以文中关于医学如果有错误的观点希望大家略过,春秋君这段时间非常忙,要忙着毕业论文还有工作问题,非常心累。来不及细细上网找资料了,专业的同学求放过,这段春秋君是刚下火车都能没有吃东西就连忙码的!

     以后当存稿发,希望我发这章的时候看的朋友能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