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暗流涌动
    话说那中年男子和胖子两人带着从年轻人手中交易来的兹南木在过关时出示那黑色小本持有证,光卡守关的人员居然很轻松就放他们出境了!

     见到这黑色小本果然有用二人对年轻人说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心中满是兴奋的带着怀中抱着的宝贝跑到最近的一家珠宝店,一进去就趾高气扬的让人经理出来,说要卖一匹篪香给对方!

     这下整个店都被惊动了,珠宝店的经理初的一看对方怀中抱着的那兹南木也惊奇的以为是篪香,连忙将两人请人贵宾室,然后让鉴定人员来进行鉴定估价。

     但是就在胖子和中年人两人美滋滋的喝着经理奉上的茶水的时候,那五十多岁的鉴定老头面色古怪抬起头看着两人,将鉴定结果说出来:“这不是篪香!”

     “噗”胖子一口吐出嘴中的茶水,“不能啊!这咋不是篪香?这明明就是篪香啊!我还有持有证!”说着连忙从怀中掏出那黑色小本递给鉴定师。

     中年人也被对方这话给惊着了,一脸惶惶的看着对方。

     鉴定师皱眉接过那黑色小本,打开看起上面的兹南文字。

     这位珠宝店中的鉴定师常年代表店铺去收购篪香,也掌握了兹南文字和语言。

     结果对方一看。脸色更加古怪,似乎下一秒老头就要憋不住笑出来的样子。

     “客人,这个的确是持有证,但是不是篪香木的持有证,而是兹南木的持有证!”

     “啥?兹南木不就是篪香吗?你在讲什么啊?”中年人焦急喊道。

     鉴定师有些想笑,但是还是耐心解释道:“篪香木叫兹南木只是民间的叫法,但是在兹南和珠宝店是不认可这种叫法的,因为兹南木在兹南的解释为:兹南的植物。也就是说只要是兹南产的树木植物都可以叫兹南木……所以你们这只是用别的竹子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手段假冒成篪香的模样……”

     “我草他大爷!妈的坑我老虎!我非得去兹南找他丫的不可!”胖子没等对方说完就暴跳如雷!

     “你去找?你去哪找?就算给你找到了你怎么办?告人家诈骗?对方从头到尾一直说自己的是兹南木,根本没有说篪香二字!就算你找到了又能怎样!”中年人阴沉着脸没好气道。

     胖子听了一呆,的确,想着回想起来对方从头到尾一直说自己的是兹南木!但是谁他妈知道在民间习惯叫篪香为兹南木,居然在兹南是有另一个意思!

     顺江胖子心中一万只***狂奔而过!

     “草草草!”胖子气得如同一只公牛一般在原地不断打转。

     而一旁的经理原本脸上的欢喜现在也消失不见了,还以为真的遇到两个有能力的人从兹南私货出篪香的,到时候自己做成这笔生意总部肯定要给自己记一大工的!

     但是谁特么想到就是两个被人骗了的蠢货!

     “二位还要喝点茶吗?不喝的话我们下去坐坐?看看我们店里的货?”经理咳了一声对两人提醒道,虽然心中对两人已经不屑至极,但是职业习惯还是让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微笑着对两人。

     不过话中“没事二位就请吧”的意思表现得淋漓尽致!

     “哼!”中年人冷哼一身直接起身离开,而胖子也红着眼睛离开,不过在走的时候还是将桌子上的那堆从兹南带出来的兹南木带走,不管怎么样他们还是要去别的店铺再鉴定一下,虽然说心中已经满是绝望了,但是还是保留最后一丝的期待!

     不过最后在连续跑了两家后都确认这玩意这是仿冒的,什么价值都没有,中年人和胖子脸色都臭得难看!

     ……

     而此刻邢峰心情也不是太好!

     脸色也臭得相当难看——他被偷了!

     之前出来的时候,邢爸给了邢峰一千块钱,邢峰出了拿出一百块钱换成零钱坐车外,其他九百全放到钱包中,并且藏着外套内夹口袋中。

     但是就在刚刚,他突然感觉自己衣服轻了一些,伸手一摸,里面的钱包不见了!

     扭头四看,但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他能认出是哪个偷了他的钱?

     “该死!”邢峰脸色阴沉着,站在人群中思考着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

     兹南国内宗教信仰非常普遍,基本上没有兹南人是无信仰者,他们对神明是非常崇拜的。

     但是他们的信仰非常杂乱,各路神灵各种宗派,甚至连一些形象狰狞恐怖的邪神,都有着许多信徒。

     而三邪神庙供奉的就是一尊大邪神。

     不过这三邪神庙平日非常低调,不像别的宗教寺庙经常弄什么神祭活动来宣传自己,吸引信徒,但是其中信徒似乎数量也不少,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进出三邪神庙。

     此刻在三邪神庙深处一件屋子中,整间屋子光线十分黯淡,看不清屋内环境,而在屋子两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两边都跪满了双手俯地的黑衣人。

     而在前方游四个身影对着前方珠帘后一个身影半跪着。

     “还没有消息吗?”珠帘后那巨大的身影传来的声音极其低沉,但是这声音又蕴含着一股力量,让人忍不住会想到一只低声垂吼的怒龙一般!

     “禀佛主,我们的人一直在边界区看守着,没有发现发现佛主要找的人!”

     前方单膝跪着的一人开口回到。

     “罗刹女和古坨那有没有消息?”珠帘后面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禀佛主,他们那也同样没有任何消息,并且罗刹女和古坨都派出很多人在边区搜寻,似乎也在找老祖要找的那人!”

     ……

     珠帘后的身影陷入久久的沉默中,但是传来一股如同狮虎打呼一般的呼吸声。

     场中所有人身体都忍不住一颤,每当里面那位邪神老祖发出这样的声音就是对方已经陷入暴露的前兆,没到这一刻总是要杀人见血他才能平静下来。

     但是很快就在众人背心都要被冷汗浸湿时,珠帘后那古狮虎一般的声音慢慢消失,一个平静的声音响起:“天门的鬼卫就算是死,也会完成任务,尤其是那人的手下,如果没能从华国逃出来,也会想办法将东西送到兹南……”

     珠帘后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派出所有人给我找,找一块纹印着青铜鬼面的纹身人皮!如果找不到,下次蒙祭四鬼你们就献身吧!”

     珠帘前跪着的四个身影身子都一颤,低头答应到:“是!”

     “出去吧!”

     所有人都面对着珠帘后面的身影弓着身缓缓朝后退出。

     所有人走后,珠帘后的身影站了起来,这一站才发现此人居然体型极其魁梧,然后一个蕴含了满是恨意和怒火的声音响起:“这群废物,刚刚我真想吃了他们!”

     但是很快另一个平静的声音也跟着响起:“吃人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现在外面必须要先将那东西拿到手!”

     “你怎么会让人找什么人皮?不是找人吗?”又一个声音响起。

     “天门的鬼卫哪怕身死都会完成任务,哪怕就是身死也会想办法完成任务,既然冯虎一直没有出现,那他就会托人来完成,而鬼卫托人办事,肯定肯定会剥下自己身上的的鬼面皮当信物!所以我们找到鬼面纹身皮,那东西就能找到!”另一个平静的声音解释道……

     虽然是三个声音,但是珠帘后明明就只有那一个身影存在,这场景令人看起来诡异至极!

     而此刻在另一间房间中,之前单膝跪的四个人此刻坐在一起,漆黑的屋子中看不清四人的模样。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们的身形,或魁梧或妖娆,或消瘦或肥胖。

     “鬼佛交代的任务怎么完成?”

     “满城的人我们怎么找带着纹身人皮的人?”

     “用鬼女手下的血狗吧!”

     “嗯,鬼女手下的血狗对人的血液非常敏感,能嗅到血迹,鬼佛既然说要找人皮,上面肯定还沾着一些血迹,只要血狗能找到带人血的人,我们搜查一番就行了!”

     “鬼女你怎么说?”

     “我没意见,就这样吧,四鬼中也只有奴家的血狗听话一些,你们三个豢养的血鬼放出来还不得屠城啊……”

     “就这样定了,快点将鬼佛的任务完成,还有不要走漏消息,如果被另外两位先得手了,各位就一起等着被蒙祭吧!”

     “好!”

     ……

     没用几句话,四人就将事情定了下来,而随着四人的决定以下,边城底下一股暗流开始涌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