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子母成
    到了中午时分,邢峰估计快打工地下工时间,便将门打开,等着父母回来。

     但是等了很长时间父母都没有回来邢峰有些奇怪,按理说平常这个时间都应该下班回来了啊!

     邢峰就在感觉不对劲时,屋外面传来一阵阵吵吵声。

     “这黑心老板不讲道理!晚上我们就去他公司堵他!”

     “对!咱们就去堵他,给他干了块小半年了,就竟然赖账!”

     “王大哥,你说句话,当初俺们是跟着你来的,现在这怎么办!”

     ……

     听着外面的吵吵声,邢峰心中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出去,发现是工人都聚在一起吵嚷着什么,其中邢峰爸妈也赫然在一旁,邢峰妈妈一脸的愁眉不展,邢峰爸爸也紧锁着眉头,在想什么。

     在工人中间一个体型魁梧的大汉脸上也满是愤愤不平之色,这大汉正是工地的包工头。

     包工头就是承包别人的建筑活,前期自己招人自己负责工地上一切事情,一般给包工头承包工地的另一方是在工地完工后才会将钱款全部付清楚,所以很多时候许多建筑活前期都是包工头一人承担,不管是材料钱还是人工费,不过一般在做到一半后另一方检查合格后会先打一笔款来。

     王工头沉着脸大声对着他身边的工人说:“你们放心,这活路(事情、建筑活)既然是我带着你们做嘞!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勒!今天我就克(去)跟老板要钱!你们大多数人都跟我老王做过活路,我不会该(欠)你们一分钱的!”

     王工头是东北大汉,在这云贵地区生活了几十年,也能说一口本地方言。

     本来有些惶惶的众人听了王工头的话心中安下许多,老王大哥在这片地方的口碑是非常不错的,颇有名气,跟他干的工人,没有一个被亏待的,几十年来从没有哪个跟他干过的工人在背后说过一句不是!

     就算那些“放活”的商人,也非常乐意将一些建筑放给他来做,王工头这人非常实诚,从来没有出现过偷工减料的事!要知道有些包工头在前期正正规规的,但是等人人检查完,打下一笔款后就开始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所以大家一听到对方给出保证就没有在嘈杂了。

     “行了行了,都去吃饭了!”王工头挥挥手就转身离开。

     众人也回到自己住处去拿自己的洋瓷碗,准备去打饭。

     邢峰爸爸妈妈也回到窝棚中,和邢爸邢妈打过招呼后,邢峰就跟着母亲拿着洋瓷碗去厨房打饭菜。

     回来后一家人吃完饭邢峰才朝父亲问道之前怎么回事。

     听完邢爸说的原来眼看就完工了,今天老板派人来做收尾检查时,居然骨头里挑刺以以建筑材料不达标,开始赖账!

     邢峰听了也气得咬牙,在这个工地上父母来干了五个多月,有的时候为了干工晚上工地上都点着灯的干,连母亲都为了多挣一份工钱都在工地上帮忙!

     现在这该死的老板居然要赖掉父母这半年来辛辛苦苦的血汗钱!

     看到邢峰一脸气愤,邢峰爸爸安慰道:“你也不要担心,王工头说会帮我们把钱要回来,王工头在这也几十年了,他这样说应该就没事的!”

     邢峰知道这是父亲安慰他也是安慰自己的话,但是只能抱着这样的期望了。

     但是到了下午,这个希望被打碎了!

     王工头在工地上喊来众人,一脸阴沉,眼角还裂开一个伤口破了相。

     “我老王对不起大家了!”开口第一句话就让众人心凉!

     原来王工头今天去承包给他工地的公司找那老板要钱,可以说腆着脸求了半天,最后对方不耐烦的拿出十万给王工头给他。

     但是这十万哪够!

     在场四十多个工人每人平均下来一个人最少也要发两万多!五个月的拼死拼活在工期内把活赶下来就是加班费也不够啊!

     之后见王工头“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了十万还不够,那老板就给了王工头一巴掌,让保安将王工头丢了出去!

     出去后王工头找一些之前在包活路时打过交道的人请他们帮忙,哪只最后才得知,这人是新调来的泰和新区区长张俊臣家的小儿子张天来,他姐夫还是省城有名的富商李十亿!

     得!来头那么大的衙内顿时让王工头死心,最后咬着牙忍气吞声再去人公司跟赔礼道歉,签了协议把十万拿来。

     但是协议上却写得是一百八十万尾款结清。

     可谓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王工头从包里取两塌钱出来,放到桌上,眼睛泛红对着众人说:“是我对不起大家,这十万是我最后的积蓄了,加上之前要来的十万,给大家分了!”

     在场的众人都沉默起来,四十多个人,二十万,每个人到手才四千多点,五个月加班加点累死累活就四千多点真的不够。

     但是场中也没有人指出工头的不是,心中都憋着一股火!

     “李强,你帮大家分下钱,我先回去了!”王工头脸色苍白,对着身边一个青年说了声,对着众人沉默的抱了抱拳转身离去,看着他摇晃的背影,所有人也都沉默了,毕竟,亏得最惨的就是王工头了!几年的积蓄都不知道搭进去多少!

     “我说,要不然我们报警吧!”在王工头走后有人突然小声的提议道,很多人一听眼睛一亮,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起来,最后越讲越觉得有道理,最后一同朝派出所而去。

     ……

     邢峰这时却不知道工地上的变化,因为他在学校后山上。

     邢峰将神木鼎取出,打开鼎盖后,里面下方密密麻麻的全是淡黄色的蚯蚓残缺尸体,都是相互勒死对方,而胜利者却是在尸堆下方的一只已经变得有邢峰大拇指粗细的蚯蚓,体型哪里像才出生不到一天的!只见这只蛊虫浑身都是黄色,在鼎下非常贪婪的大口大口吞噬着鼎底的月露精华,身体犹如吹气球一般很快就膨胀起来,活像一只吃撑的毛毛虫。

     在吞吃一会月露精华后,这只蚯蚓似乎变得很痛苦,不断的在原地扭动着肥胖的身躯。

     不一会在尾部张开一个小孔,喷,射出大量的黏液,这里面竟然是它体内的卵细胞,这只蚯蚓在月露精华的作用下居然直接进入可以孕育期。

     在喷出卵细胞后,这只蚯蚓又再次将其吸入自己雄体中,开始进行受精作用。

     之后在月露精华的刺激下,体内的受精卵很快就发育完整,又即将生出数百只蚯蚓。

     邢峰催动神木鼎中法阵,一股紫色火焰在鼎中升起,将之前所有虫尸全烧得灰飞烟灭,只剩下鼎中那只肥胖的蚯蚓。

     很快这只蚯蚓身体“砰”的一下就爆炸开,无数头发丝大小的白色蚯蚓就从母体中喷得鼎中到处都是,只见跟之前一样,这些头发丝粗细的小蚯蚓又在月露精华的刺激下迅速发育成长起来,然后相互绞杀争夺月露精华,最后又剩下一只蚯蚓进行自体受精孕育……

     就这样轮回重复了十几遍,每次都只有一只蚯蚓存活下来,然后这只蚯蚓进行自体繁衍,孕育近百只小蚯蚓后再次相互残杀……不过每次蚯蚓体型都会变得越来越小,并且生下来的蚯蚓活力也越来越强,身体柔韧程度根本也大幅度强化很多。

     直到天都黑了后,在邢峰都感觉自己快被蚯蚓相残的画面给看洗脑了的时候,一只在一场疯狂厮杀中存活下来的蚯蚓,在贪婪的吞噬了不知道多少月露精华后直到身躯膨胀起来才停下来。

     就在邢峰以为还会像之前一样进行自我繁衍时,这只蚯蚓却一直静静呆着不动,似乎真的死了一样,直到很久后,尾部动了一下,一只有头发丝粗细的,浑身雪白如线蚯蚓从尾部蠕动着身体钻了出来!

     只见这只细丝蚯蚓从已经没有气息的母体中钻了出来后,在原地爬动了一下后,居然身体一下子肉眼可见的拉长。

     但是很快邢峰发现不是拉长,而是在它尾部,竟然又生出一只更加纤细的蚯蚓!

     邢峰见此大喜!分瞳子母蛊炼成!

     邢峰毫不犹豫催动体内的天蚕本命蛊,催动天蚕将两只子母蛊都吞了下去。

     许多蛊虫如分瞳子母蛊,刚刚炼制出来身体都非常脆弱,必须用很好的环境进行蕴养一段时间,其中最好的环境莫过于天蚕蛊体内,天蚕的气息和邢峰精血的蕴养最后再加上月露精华的滋养,对分瞳子母蛊来说好处及其大!

     “呼!终于成功了!”邢峰呼口气,脸上全是笑意。

     看到明月当空,邢峰没有急着直接收回天蚕,而是催动神木鼎吸纳月露精华,而天蚕也十分享受般的躺在鼎中月露精华之中,犹如小孩躺在一团棉花糖中一样幸福。

     等到天蚕吃够月露精华后,邢峰才让天蚕回到体内藏宫穴,从传承中得知,每天都要给天蚕使用月露精华能让天蚕蛊成长得更快,别月露精华也是在现今末法灵气凋零的时代中唯一能给天蚕补充能量的东西,长时间没有进食月露精华天蚕就会陷入沉眠中。

     PS:为我弟多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