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跗骨蛆+送上门来(二合一大章)
    第二日,邢峰爸妈醒来,邢爸皱眉扭了扭自己的胳膊,居然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好了一样,胳膊肩膀头部这些被人用铁棍击打的部位居然一点酸痛感都没有。

     更神奇的是小心的用手碰了碰脸上的伤口,虽然伤口好在,但是却一点疼痛感都没有!

     完全好了一样,而且自己感觉睡了一觉醒过来后感觉精神充沛,浑身上下都满是劲。

     而邢峰母亲也是这种感觉,本来平常因为劳累腰部经常会隐隐作痛,但是此刻却感觉自己身上一点不适都没有,感觉自己犹如年轻了十七八岁一样,整个人都精神恍发。

     两人都将自己的感受说出来后,很快找到原因——现在的医疗技术真好,昨天上的药,今天就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就在老两口精神抖擞感叹夸奖医院的药时,突然看到也起来的儿子脸色苍白消瘦。

     “你脸色怎么那么白?是不是昨天没吃好?妈现在给你做吃的,你中午想吃什么?”邢峰妈妈看到儿子这模样心疼道。

     邢峰爸爸也皱起眉来,也开口道:“这孩子估计是昨天被吓到了,操心了一晚上吧!没事,你看我浑身上下都不疼了,你妈早上起来也说她完全好了!”

     邢峰妈一听邢爸这样说,也以为儿子是担心他们的身体担心了一晚上才这样的,连忙向儿子说自己身体真的完全好了!

     邢峰苦笑不得的看着两人,但是也没解释什么,他这样完全是元气大伤得天蚕一晚上都在用他自己的精血蕴养,所以才会一脸苍白消瘦,只是精血流失太多。

     不过也不用担心,只要天蚕恢复过来,再炼化月露精华恢复生命力后,自然会反哺给邢峰更多的生命力,到时候不但能弥补消耗的精血,还能让邢峰身体越发健壮!

     跟父母说声自己去学校问老师题后,邢峰背着书包就跑到后山。

     到了后山后,邢峰在查看附近没人后,取出书包中的神木鼎,还有一个早上起来后就准备好的一瓶子的虫。

     “弄不死你也要让你万劫不复!”邢峰脸上满是狠厉!

     昨天发生的一切让他都有杀人全家的冲动!

     虽然父母的伤势在天蚕的作用下已经恢复,但是邢峰却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一晚上他都在脑海中的巫蛊传承中寻找自己需要的蛊,在挑选一翻后找到能在自己目前的水平炼制出来的,并且还能给对方一个终身都有难忘的记忆!

     早上天不亮邢峰就起床,在工地一角落里找到一只高度腐烂的死老鼠,身上全是一只一只白花花的蛆虫、极其恶心。

     但是这恶心的蛆虫,邢峰犹如珍宝一样忍着恶臭将它们一只一只装到瓶子中。

     看着在瓶子中密密麻麻不断蠕动着的白花花的蛆虫,让人禁不住会起鸡皮疙瘩,邢峰也不例外,但是一想到自己传承中看的那种蛊炼制后的介绍,邢峰心中就是一片畅快!

     跗骨蛆!

     这就是邢峰要炼制的蛊虫!

     跗骨蛆炼制方法非常简单,邢峰将那瓶蛊虫放到神木鼎中,关上鼎盖将鼎中残留月露精华全部释放出来,催动鼎中法阵开始促动蛆虫吞噬月露精华。

     在吞噬到一定地步后,蛆虫的口器发生变异,首先是口器犹如沙虫一般张出一圈圈的尖牙,然后在被激发凶性后全部都在相互厮杀!

     邢峰不管不顾,只是盘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闭目休息。

     到了中午,邢峰突然睁开眼睛,打开神木鼎,只见内部所有的蛆虫和月露精华全被吞噬得一干二净,原地只有一只婴儿拳头大小的巨型苍蝇。

     这就是之前所有蛆中吞噬所有同类后直接进化成成体苍蝇的那只蛆。

     只见这只巨型苍蝇不断的在鼎中爬来爬去,看起来极其焦躁!

     邢峰见此直接催动体内的天蚕,天蚕吐出一口蚕丝原液黏在巨型苍蝇身体表面。

     做好标记后,邢峰将天蚕吞回藏宫穴中继续修养,将巨型苍蝇直接从鼎中取出,手一张快这巨型苍蝇就发出如蝉一般的鸣叫后,飞了出去,但是这苍蝇犹如喝醉一般,一上一下的完全没有任何平衡性,邢峰不不急不慢的跟在后面。

     不一会,这巨型苍蝇似乎发现了目标,径直对准一个方形速度极快的“嗖”的一下就飞了过去!

     有天蚕吐在它身上的蚕丝原液,邢峰根本不担心找不到对方。

     很快顺着体内天蚕的指引,邢峰在一草丛中停了下来。

     邢峰没有盲目自己进草,而是从旁边拿了一根枯枝趴开草丛,果不其然,只见草中一只全身都是黑褐色的婴儿胳膊粗细大概一米多长的一只蛇就横躺在草中。

     这蛇样子非常奇怪,只见那苍蝇被蛇一口含在嘴中,但是好像在吞食时被麻醉一般,就这样含着巨型苍蝇昏迷了。

     很快,那只苍蝇居然从蛇嘴中慢慢爬了出来。

     这件这苍蝇原本硕大的腹部一下子变得极其干瘪,似乎里面所有的内脏器官都被排到黑蛇体内。

     巨型苍蝇从蛇嘴中爬出来后煽动了两下翅膀,在离地不到半尺的空中乱撞了几下“啪”的一下掉在地上,声息全无!

     而反观黑蛇,长长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但是不知道刚刚苍蝇在对方嘴中释放了什么东西哪怕黑蛇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黑蛇也没有醒过来的迹象,身躯依旧在原地神经性的无意识的不断盘曲抽动。

     邢峰就这样静静看着黑蛇的挣扎,不知过了多久,黑蛇的如同黑珍珠一样的眼珠子居然一下子爆开,少许的液体直接飞溅出来。

     恐怖的一幕出现,七八只毛线粗细的蛆虫一下子从黑蛇被爆开的眼眶内钻了出来!

     这蛆虫模样极其狰狞,头部生长着一个直接连着整个身躯的口腔,口腔内壁全部都是一圈一圈的尖牙,看起来极其可怕。

     很快无数蛆虫拱开黑蛇的鳞甲表皮,活生生从体内钻了出来。

     而那只黑蛇却似乎没有气绝,长长的身躯无力的躺在原地,不时的抽搐一下。

     看起来极其凄惨!

     邢峰看得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将神木鼎放到地上,人离得远远的。

     大概二十多分钟,黑蛇体内钻出无数只蛆虫,爬到神木鼎中。

     在黑蛇体内所有的蛆虫都爬出来后,邢峰小心翼翼的绕开蛆虫,走到黑蛇前,用手中的木棍去碰了碰黑蛇。

     结果木棍一碰黑蛇的皮肤就将外皮撕开一个裂缝,可以看到内部。

     黑蛇体内哪里还有一丁点的肉,连里面的骨头都满是被啃噬的一个一个小缺口!

     就算是外皮最内层的软皮也被吃了个干净!要不然邢峰也不会用棍子一碰就撕开外面的皮。

     邢峰见到黑蛇凄惨的模样头皮有些发麻!

     他真的要将跗骨蛆种到对方体内?

     虽然他是恨不得杀了对方,但是这种方法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一点点!

     ……

     黑蛇体内的蛆还不能叫跗骨蛆,它们只是凶性被完全激活出来,并且在月露精华的作用下进行了变异进化,长出了狰狞的口器和强大的消化能力。

     但是跗骨蛆之所以叫跗骨蛆就是一旦种下之后这种东西就非常难以处理掉,所以在炼制方法中在进行用一只生物进行血祭后再将所有的蛆虫再合练一次,养出的蛆虫才能算跗骨蛆。

     而跗骨蛆可怕的是可以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无数次的血祭,每当它吞噬完一个宿主后,所有的跗骨蛆放入神木鼎中合炼后就会得到更强大的跗骨蛆!

     分食完黑蛇的跗骨蛆自动爬到神木鼎中,神木鼎鼎中的铭文图案再次亮了起来,鼎中的跗骨蛆凶性大发,直接相互吞噬厮杀起来,有的时候一只跗骨蛆不管不顾的一口咬住另一只跗骨蛆不断吞噬,而同时还有两三只的跗骨蛆它的躯干!

     很多跗骨蛆身躯都被撕咬成两三阶,但是哪怕如此,他们连着脑袋的口器依旧不断的张合,不断的用巨大的口腔撕咬吞噬着别的同类!

     凶残性可见一般!

     很快鼎中就只剩下一只身躯残破的跗骨蛆,但是这只跗骨蛆表面都染上一层淡淡的血红色,跗骨蛆每次合炼身体表面的血色都会增加!

     鼎中铭文图案再次亮了起来,无数的月露精华被抽成一根根蚕丝一样的东西,朝血蛆缠去,不一会就将其全部包裹在里面化成茧。

     邢峰再次催动鼎中铭文阵法,一丛紫色的火焰在鼎中升起,包裹住中央的虫茧开始煅烧起来!

     月露精华凝聚成的虫丝紧紧包裹住内部的跗骨蛆,没有一点焦黑的迹象,但是月露精华凝结成的蚕丝原本光洁亮丽,表面不时有一层珍珠一般的光芒闪过。

     但是随着紫色火焰的煅烧,蚕丝的光芒变得越来越暗淡,最后直接看起来灰扑扑的一点奇异之处都没有!

     似乎是其中的的精华都被火焰逼道虫茧中一样!

     随着火焰的煅烧,很开虫茧动了起来,先是在原地摇晃了几下,人家两只黑色的触爪就从中刺破蚕茧出来,然后用力往两边一撕,蚕茧就如蛋壳一样被脆弱的撕裂开,落出里面一只看起来普通至极的苍蝇。

     外形大小和普通的苍蝇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而这只苍蝇撕开整个蚕茧出来似乎耗费所有力气一样,出来后就趴在地上没有动弹,歇了一会后,腹部尾端一颗血红色犹如米粒大小的虫卵就被其排了出来。

     邢峰见此大喜,小心的将卵取了出来,将虫尸用鼎火烧干净。

     将卵取出后,邢峰催动体内的天蚕出来,萎靡的天蚕在邢峰的操作下叼着这颗卵粒,在邢峰手腕上咬出一个伤口,然后吐出白色蚕丝将卵粒包裹住后将卵粒放到邢峰血管中,并且用黏性蚕丝将卵粒栓在血管壁上,这样可以保证卵粒不会被血管中的血液给冲走。

     做这一步时邢峰可谓小心翼翼,这可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否则乐子就大了!想想那只黑蛇的凄惨下场就让人不寒而颤!

     伤口在天蚕的唾液下很快就愈合了,让天蚕回到体内继续修养后,邢峰看着自己的左手腕上浅浅的白色伤口,露出一丝微笑。

     这蛊虫虽然炼制简单,但是端得的是非常凶残,别的蛊虫加入邢峰精血是为了认主,不会反噬,便于操纵,但是这跗骨蛆卵放入直接放入邢峰血管中却是要让血液浸透卵中,让其噬血孵化,将最大的凶性全部都是释放出来,可以说是一旦孵化成功后极其凶残!

     之后邢峰就回到家中,父亲出去了母亲在家中,一问母亲才得知父亲是去找工作了。

     之前本来想着这工地做完后得个几万块,可以保证邢峰之后大学的费用,但是昨天分得四千多块,远远不够邢峰以后的大学费用,所以邢峰爸爸记得嘴上冒泡,大早就出去找工作。

     邢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双手却忍不住握紧拳头。

     下午邢峰心不在焉的开始看书,虽然心思全在手腕中的虫卵上,但是母亲一直守在家中,他也不好就这样干坐着,只能拿出书来装装样子,并且思考如何给那人下蛊。

     “先找到那人地址,然后利用控神蛊和分瞳蛊操控鹦鹉,将蛊就下到那人身上!”很快邢峰就定好自己的计划,但是问题是该怎么找那人呢?

     就在邢峰思考怎么找到那人时,门外面传来一阵阵吵闹声,邢峰和母亲闻声便好奇出去,结果一出去看到人,就浑身气得发抖。

     只见外面所有受伤的工人都一脸愤怒的看着场中一群穿着背心染着头发,耳朵还打着耳钉的混子,这群混子领头的是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看起来二十五六,模样极其嚣张:“我限你们今天之前都给我滚出这片工地,钱我已经算给你们了!明天早上我来还有人在这就别特么怪我不客气。”

     “你根本没有算够给我们!”一个头上缠着纱布的中工人一脸悲愤道,他家里妻子得了重病躺在床上,就等着这笔钱治病啊!

     年轻人身边一个黄毛混子眼睛一鼓,龇着牙就要上前教训一下那中年人,那年轻人扬手阻止了一下,嗤笑道:“行啊,那你就去告我啊,我叫张天来。别记错了!”说着对着旁边一个身穿便衣的男子夸张笑道:“哟,看我这记性,我都忘了夏哥也在这,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这就是派出所的夏队长,来来来,你们有什么冤情你们跟夏队长反应反应!”

     工人一看,这张天来口中的夏队长,不就是他们昨天去报案时对方要求他们出示“证明张天来拖欠工资的证明”那个人吗?原来都是一丘之貉啊!怪不得昨天他们前脚出门后脚就被人堵上来打了一顿!然后还被派出所的人抓进去,如果不是后来王工头出面,所有人还要被拘留!

     看得那张天来嚣张的模样,所有人都恨得咬牙切齿!

     而邢峰从母亲那知晓,那张天来身边的混子就是昨天打他们的人!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小爷就看看你能有多狂!”邢峰冷笑着看着对方!

     看到对方嚣张的模样,邢峰心中原本一点点的不忍,也顿时荡然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