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怒火中烧
    邢峰一回到家中就发现不对劲!

     所有工棚都是瞎灯黑火的,工地上一个人都没有!

     连邢峰自己家门也锁好的,一个人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邢峰心中感觉非常不安!

     这不对劲!

     但是邢峰还是心中安慰自己父母和别的工人应该是去工头那算钱去了!

     不过邢峰的自我安慰就被人打断。

     屋外突然传来一个人惊慌的脚步声,邢峰猛的起身从家中出去,借着月色邢峰看到是工地上最小的二狗子,年纪比邢峰小一些,初中读完就出来打工了。

     但是邢峰此刻看到这个年纪比自己都还小一些的男孩脸上全是淤青,头发上满是血迹,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脸上全是惊恐、迷茫之色。

     邢峰看到对方这副模样心中咯噔一下,三步冲着两步一下子冲到狼狈至极的二狗子身边。

     邢峰冲过来二狗子被猛的吓一跳,但是邢峰立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声问道:“你这怎么了?我爸我妈呢?他们都去那了?”

     这个往日喜欢搞怪开玩笑的男孩,一看清是邢峰,居然一下子就哭起来:“邢哥儿,我们被人打了!他们全被警察抓进去了!”

     邢峰听的乱七八糟,心中更是着急,声音短促的急声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

     或许是邢峰手非常沉稳的抓在他胳膊上,二狗子惊慌稍微缓解了很多,咽了下口水说:“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我们……”

     二狗子很快将事情讲解完,邢峰听得眼眦都要裂开!

     原来在王工头走后,大家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便约起一同去派出所报案,希望JC帮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但是去了后,更JC说明事情缘由,对方却要求他们开具证明:证明张天来拖欠工资的证明。

     这下众人都懵了,这个证明证明开?

     开始众人还试图以理据争,但是那JC烦了直接来一句:“再这样耽搁我们正常工作,就以妨碍公务把你们统统抓起来!”

     这下众人只能离开,但是问题是才走出派出所没有多远,七八辆面包车就突然开过来下来几十个人,每人手里拎着钢管就围着所有惊恐的工人围殴起来!

     打了将近十分钟,放下一句狠话“要钱?再特么来找麻烦就把你们丢龙浦江里!劳资烧给你们!”

     然后留下一干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工人在原地开车走了!

     这时候离得不到百米远的派出所才派出人来,但他们却不是来主持什么公道的,而是以“滋事寻衅,扰乱社会治安”为名头带到派出所中,每个人拘留五天!

     而二狗子却在之前被打时靠着身体比较灵敏,在头上挨了几棍子后便逃跑,不过在看到没有追时便大着胆子偷偷在一旁看,最后看到JC出来一个领头的直接呵斥他们闹事将他们全部带走拘留!

     邢峰面无表情的听完二狗子一一诉说完所有的经过,“邢哥儿,我们该怎么办,他们都被抓起来了!”二狗子声音带着哽咽道,对这个从校园出来后还没有见识过社会黑暗面的孩子来说,今天发生的一切完全冲击了他的所有世界观!

     “我们先去找王哥,让他帮我们!”邢峰面无表情的说着,就带着二狗到王工头家。

     到了王工头家中,王工头一看到邢峰和头破血流的二狗,直接愣住了!

     等问明白什么问题后王工头直接脖子青筋直冒,脸噌一下子被怒火烧红:“我肏他玛个巴子!这小碧TM是不给人留活路啊!”

     但是很快王工头脸上的怒气也很快消了下去,无力的坐在沙发上,手中夹着烟,最后叹了口气,对邢峰和二狗子说:“小峰,我房间有纱布和药,你先给二狗上药,你们在这等我,我去把他们带回来!”

     邢峰本来想跟着去的,但是王工头没有给邢峰任何商量的余地,从沙发上拿了件外套就直接出门而去。

     邢峰给二狗上好药后,就坐着沙发上,身体斜向上挺直,胳膊肘靠在腿上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嘴边,开始思考什么似的,二狗子也靠在沙发上,这时候安定下来倒因为头上的伤开始感觉到有些眩晕开始靠着休息。

     一个在迷迷糊糊的休息,一个仿佛在思考什么,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开门声响起,一脸疲惫的王工头回来,对着站起来的邢峰说:“他们都回来了,你爸妈没多大事,回去吧,二狗今晚就在我这歇了,你回去看看吧。”

     “谢谢王叔!”邢峰很认真的对着王工头道谢到。

     “快回去吧!我就不留你了!”王工头疲惫的对着邢峰说完就要去睡觉。

     “王叔,那个老板是谁?”邢峰突然开口问道。

     王工头皱眉道:“小孩子就不要管大人的事,自己好好读书,好好考个大学就是对你爹对你妈的报答!”

     “没事,王叔,你就告诉我是哪个老板,让我心里有个底!”邢峰一脸认真的看着王工头。

     “哎,你这孩子……唉,算了,告诉你也没什么,那人叫张天生,他爹是泰和新区的区长,家里很有势力,这次就当吃个哑巴亏,你好好学习才是重要的!”王工头叮嘱道。

     邢峰答应了一声后就直接出门朝家中而去。

     到了家,家中灯是亮着的,邢峰一进去,爸爸妈妈果然在里面,但是邢峰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只见邢爸邢妈头上全是纱布,纱布周围还有血迹,两人脸上也是鼻青眼肿的,伤口都是重物打出的淤青。

     邢峰心头火焰燃烧得更加剧烈。

     看到邢峰的模样,母亲脸上强笑道:“小峰,吃东西没有?饿了吧,妈给你钱你去买点吃”

     邢峰眼眶通红,差点就哭出来,忍住内心莫大的伤痛说:“没事,我吃了的,我给你和爸煮点鸡蛋吃!”

     说着就朝用家里的小电饭锅装好水后开时烧水,等水开后将鸡蛋打进去,放点白糖煮白糖鸡蛋给父母吃。

     电饭锅和鸡蛋是父母特意给他买来的,是平常给他学习累了用来开小灶的。

     邢峰妈妈本来想自己去做的,但是邢爸拉住她,说:“给他做吧,你休息下。”虽然在被殴打时邢爸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邢峰妈妈,但是她身上还是被打出几处伤来。

     邢峰很快煮好白糖鸡蛋,给父母吃完后才两人的勉强下自己也吃了一个,就服侍两人睡着。

     两人经过白天一系列的惊吓,再加上一身的伤,早已精疲力尽,很快就陷入沉睡中,只是脸上不时因为身体上的疼痛感而皱眉。

     邢峰看到父母睡着后,下颌微微一张,一只血色天蚕就出现在舌尖。

     邢峰将天蚕放到手心中,对准父母直接催动天蚕,只见“嗖”的一下天蚕化成一道血色小剑飞到邢峰父母床上,犹如水蛭一般一口咬在邢峰妈妈的脖子处。

     此刻天蚕先是不断吸取邢峰妈妈脖子中的鲜血,但是吞服下去后没有炼化,而是在将体内炼化月露精华转为的生机不断的炼入鲜血中,然后将邢峰妈妈的鲜血再次吐回去。

     蕴含用月露精华转为的庞大生机的鲜血一下子顺着血管流过母亲全身上下的身体,不断的通过血管释放出强大的生命力修复母亲的身体。

     很快母亲常年劳作积累下的伤痛隐患就被这股生机给彻底治好。

     而母亲脸上头上的伤势都也跟着好了,但是为了避免惊世骇俗,邢峰让天蚕保持父母脸上表皮的伤口和淤青,看起来似乎和原来一样,但是实际上内里都完全修补好了,外面那层就是和“疤”一样的东西,除了影响美观,别的什么都没有影响。

     修复完母亲后,血色天蚕细小的身体变得有些无力萎靡!

     邢峰获得这天蚕才不到两天,这天蚕吞吃的月露精华也就昨天和今天晚上吞服了一些,除了唤醒之前一直陷入沉眠中消耗的能量外,很多都已经被炼化为自己的生命力,所以这只天蚕其实体内蕴含的生命力并不是太多!

     但是邢峰此刻完全不顾一切,他根本不想看到父母再多受一秒的罪,是的,的确这些伤养个几天就可以好,根本不用浪费天蚕为数不多的宝贵生命力来治疗!

     但是看到父母每一分每一秒受罪邢峰心里就跟针扎似的,他怎么可能忍心就这样一直眼睁睁看着!

     感受到天蚕传来生命力不多的念头,邢峰面无表情,依旧催动天蚕对父亲进行治疗。

     天蚕没有任何反抗,在接到邢峰心念后毫不犹豫一口咬在父亲脖子上,继续输送生命力给父亲进行治疗。

     很快父亲身上的伤基本上都修复好了,只是外面留着一些无关大雅的狰狞伤口。

     看着萎靡至极的天蚕,邢峰将其收入体内,虽然神木鼎中还有一些月露精华,但是此刻天蚕元气大伤,需要邢峰用精血蕴养一下后才能勉强再次吸收月露精华开始炼化!

     看到在睡梦中的脸庞一下子变得舒缓起来,还打起轻微的鼾声,邢峰心一下子松下来许多!

     “不过这事,咱俩慢慢玩!”在黑暗中,邢峰眼睛闪过一丝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