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蜕皮
    晚上的时候在人都走光后,邢峰和老爸还有方应龙三人在小院中一起喝酒聊天,邢爸特意家将地窖中存放了多年的土罐老酒拿出来一瓶。

     村人都有酿制土酒然后存放的习俗,这存放的酒都是二十年以上才会取出来,非家中极其喜庆的事不会轻易取出来。

     而今天,是邢峰长那么大看着父亲从中酒窖中取出来一罐!

     他还记得上一次是他八岁的时候,母亲生了重病,疼得死去活来,硬是治不好,在父亲都绝望之际,一个老中医用针灸和火罐将母亲给治好!

     当年父亲为了感谢那位老中医,将地窖中存放时间最长的两罐土酒取出来给老中医当谢礼!

     这里面的土酒都是邢峰爷爷酿制存放的,都是三四十年以上的年份了!

     虽然邢爸也酿制存放了一些,但是年份都十年左右,根本比不上邢峰爷爷酿制的。

     而邢峰知道,爷爷酿制的土酒经过这么多年的消耗后,也只剩下四罐了,邢爸这次拿出一罐来就只剩下三罐了。

     方应龙看着邢爸这外面全是灰尘,颈口系着红绸带的土酒罐,突然叹口气,对邢峰道:“你爸不容易啊!这次你真真替你爸挣了次面子!以后好好读书,找个好工作,带你爸妈好好享享福!他们这辈子也是劳累够了!”

     “嗯!”

     邢峰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母亲的辛苦,这三年来来为了给自己赚学费,天天都在工地上找活干!

     桌上摆着三个小碗,邢爸将酒倒入一个大碗中,然后将土罐再次塞好,用勺子从大碗中各舀了些酒在三个小碗中,邢妈这时候也炸了些花生和洋芋皮端到桌上给他们下酒。

     在酒桌上,邢爸和方应龙两人不断的聊着,邢峰安静的在一旁陪着喝酒,帮忙舀酒。

     虽然邢峰才十八,但是酒量也不小,在初中的时候就被爷爷带着学会喝酒,那时候老爷子哪家请吃饭或者办酒席,就会带着自己孙子去,在酒席上还会特意要个小碗给邢峰倒酒让邢峰跟他慢慢喝。

     几年下来,邢峰的酒量慢慢也长开了!

     只是从爷爷去世后,邢峰就再也没有碰过酒了!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喝酒,还是和自己老爸在一个桌上喝。

     邢爸喝得脸全红了,看着一旁小口小口呷着酒的儿子,拍拍他的肩膀,不善表达的邢爸最后只说了一句:“在大学好好读书!钱的问题是我的,读书的问题是你的!咱爷俩各忙各的!谁也别拖谁后腿啊!”

     说完自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邢峰眯着眼也笑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父亲这样和自己这样说话!

     ……

     之后几天邢峰一直跟着父亲干活,母亲就是帮忙煮饭做菜。

     都是一天忙到头,就算邢峰这样的体质也有些吃不消了!

     邢爸也察觉到这一点,就让邢峰跟着木匠师傅打下手,帮忙递给东西之类的。

     而邢峰一直蕴样的浑铁乌身蟾变化也越来越大,每天邢峰坚持不断的喂养铁块,吸收了如此多的精铁之气浑铁乌蟾也越来越重,外表颜色也越发黝黑,完全就是一个铁疙瘩!

     就在中午吃了饭邢峰要去休息时,突然心中有所感应,连忙到隔壁自己平常休息的房间中去,用脖子上的钥匙打开抽屉上的锁,一拉开抽屉,放在里面的神木鼎不断的传来“砰”“砰”的声响,邢峰脸上喜色一现。

     浑铁乌身蟾要蜕皮了!

     邢峰打开鼎盖,果然里面的浑铁乌身蟾不断的撞击着鼎身内壁,是想用靠着撞击的力道将犹如铁皮一般的外壳撞裂开后好蜕出来。

     浑铁乌身蟾在吸收够足够的五金之气后,就会需要蜕掉体外的那层皮,然后身体才能进行生长,随着一次次的蜕皮,浑铁乌蟾最后也会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强,当然体内夹袋囊的储存空间也将会越来越大的!

     邢峰心念一动安抚好神木鼎中的焦躁不安的浑铁乌蟾,然后带着神木鼎就朝着外面而去。等会这浑铁乌蟾蜕皮的动静估计不小,要找一附近没人的地方。

     虽然山上是最好的选择,但是那离这还是有些距离的,浑铁乌身蟾估计等不到那个时候,邢峰就直接在小路边上找了一片小竹林钻了进去,现在正是正午,烈日当空,一般不会有人出来,大多都在家中吃完饭休息。

     邢峰走到竹林深处后,将鼎中早已经迫不及待的浑铁乌身蟾放出来。

     只见浑铁乌身蟾一放出来后浑身不舒服似的到处蹭着,不断找东西然后去撞击,妄图用外力将外表皮撞裂开。

     很快浑铁乌身蟾发现旁边一块巨大的岩石,然后头部对准岩石,原地猛的一跃朝着岩石撞去,“砰”的一下,岩石撞飞几块石屑,浑铁乌身蟾因为肚皮朝天的倒地。

     不过很快又翻过身来,继续不断的原地跳起朝着岩石撞去。

     “砰”“砰”“砰”一下一下猛力撞击,乌身蟾就犹如一颗铁球一般,将那块岩石撞得四处都是石屑。

     不过也有点效果,就是浑铁乌身蟾的脑袋部位也装裂开一条缝隙。

     感觉到脑袋上出现的缝隙后浑铁乌身蟾没有再撞,而是将一只前蹼趾伸到嘴中不断的进出,似乎在自己嘴中抓什么一样。

     很快它将自己的蹼趾从嘴中伸出来来,只见蹼趾上沾满了和胶水一样的白色黏液,而且这黏液发出极其刺鼻的恶臭味。

     只见浑铁乌身蟾将沾着黏液的蹼趾不断的在自己脑袋上那条撞裂的缝隙抹来抹去,不一会就将直接脑袋外表皮裂开的缝隙全抹上了黏液。

     然后在神奇的一幕出现,浑铁乌身蟾因为长期食铁的缘故外表皮原本都已经完全铁质化了,极其坚硬,就算是浑铁乌蟾的拼命撞击也只是将头部表皮撞裂开一个小口子。

     但是这个小口子在抹上它嘴中那如同胶水的黏液后,发出滋滋的声音,就犹如牛肉放到烧红的铁板上一样,很快浑铁乌身蟾脑袋上的裂缝如同有一只无形的手一般,将裂缝不断的撕开,裂开的口子越来越大,最后直接沿着整个脑袋出现一道裂缝。

     而浑铁乌身蟾两只蹼趾很人性化的抓着自己脑袋上的裂缝两边,然后猛的朝着两边一撕,“刺啦”一声,头部的表皮直接被浑铁乌身蟾撕裂开,露出头部新的外表皮。

     之后顺着头部被撕裂开的外表皮浑铁乌身蟾直接蜕掉原先的皮肤,新的一只乌身蟾出现在邢峰面前。

     原来那浑铁乌身蟾吐出的黏液是它体内分泌的腐金蚀铁液,浑铁乌身蟾为什么能吞噬金属并且消化掉?就是因为它体内的腐金蚀铁液可以将一般的金属给分解掉,这也是为什么浑铁乌身蟾内夹袋囊的东西最多只能存放一天的原因,因为一天后它就会控制不住会朝夹袋囊中分泌腐铁蚀金液,这样存放在内的物品就会遭到腐蚀破坏!

     这此蜕皮浑铁乌身蟾体型增大了不少,大概有成年人两个巴掌那么大,表皮看起来更加坚硬,如果浑铁乌身蟾不动弹,看起来就跟一只储存用生铁浇筑的蛤蟆模型一样!

     邢峰饶有兴趣的曲起食中二指,用关节轻敲了一下浑铁乌身蟾的背部。

     “砰砰”,完全就是敲击铁块的声响,感觉到手指因为反震而带来的疼痛,邢峰对这个浑铁乌身蟾非常满意。

     “下面让我看看你的夹袋囊的能力!”邢峰兴奋的看着浑铁乌身蟾,这次蜕皮成长后,浑铁乌身蟾的夹袋囊储存空间也变得更大!

     邢峰心念一动,给浑铁乌身蟾下了个指示,只见原本呆立在原地的浑铁乌身蟾转过身来,爬到神木鼎旁边。然后发出一声如同牯牛一般的鸣叫“呱”。

     随着这身叫声,浑铁乌身蟾脖子和脸颊一下子充气鼓起,然后当消下去后,整个浑铁乌身蟾其他部位如同气球一样膨胀了起来。

     “呱”“呱”“呱”连续三声鸣叫,每次鸣叫完浑铁乌身蟾体型都会膨胀一次,三次鸣叫后浑铁乌身蟾居然如同一只小狗崽一般,身体比原来大了数倍。

     只见巨大化的浑铁乌身蟾如同大哈欠一般张快自己的嘴巴,整张嘴包括下颌一下子张大极大,如同蟒蛇一般,极其恐怖!

     浑铁乌身蟾张开的大嘴中传来一股吸力,那神木鼎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一下子摄住,直接朝着蛤蟆的大嘴中飞去,居然一下子将神木鼎吞了下去!

     在吞下神木鼎后,“咯”的一下浑铁乌身蟾肚中中发出一声怪响,然后浑铁乌身蟾又犹如泄气的气球一般肉眼可见的全身上下都再次缩小,最后变得和原来一模一样!

     看着现在只要两个巴掌大小的浑铁乌身蟾,你完全想象不到他肚子里面居然装了一个比它现在体积还大的神木鼎!

     可以简直奇妙至极!

     一旁的邢峰也看得兴奋不已,眼睛火热的看着半眯着眼睛爬在原地不动的浑铁乌身蟾,差点兴奋得叫出:“宝贝啊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