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初次炼蛊
    回到工地上窝棚处,在外面邢峰就看到家中散发着橘黄色的40瓦灯泡亮起来,邢峰知道肯定是爸爸妈妈在家等着自己,心中忍着激动之情上前推开用长木板钉成的门。

     一进去,就看到母亲坐在传遍缝着衣服,父亲端着水烟筒蹲在一边吸着水烟,“咕噜咕噜”吸烟时烟筒中的水声在邢峰此刻听起来极为亲切。

     这水烟比起直接用虑嘴吸烟劲头更大,也是父亲缓解白天劳累的最好方式。

     邢峰父亲人很瘦小,头发夹杂着很多白发,脸上的皱纹如黄土沟壑一样一道一道,蜡黄的皮肤是常年在工地上风吹日晒下的结果。

     看到邢峰回来邢峰抬起头来,没有笑容,而是皱起眉头,开口问道:“怎么现在就回来了?晚自习不是要过会下吗?”

     听着带着一股严厉的话邢峰不知为何有些想哭,父亲看起来很严厉,但是邢峰知道他却是最疼爱自己的,只是对自己寄予厚望,才装成一副严厉的模样。

     “我一定会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邢峰捏着拳头心中发誓道。

     邢峰假装无奈道:“没办法,这几天快毕业了,班上几个人非常闹,老师也不怎么管,实在影响我学习,我就跟老师请假回来了,以后如果班上闹过火了我就回来学习,没事的爸,我遇到问题会回去问老师的,在家里学我学习效率还高些!”

     邢峰爸爸听了皱眉还想说点什么,但是骨子还是疼爱儿子的他最后沉默了一下,使劲抽两口水烟就对邢峰说:“那在家学习不要懈怠!好好钻研下知识,没有几天就考试了!”

     邢峰应声答应:“好!”

     邢峰父亲又吸了两口水烟,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皱眉朝邢峰问道:“我问你,小间**奉古神牌的香鼎是不是你拿的?”

     之前说过,因为这香鼎和古神牌都被半巫老祖下过讖和咒,非血脉后裔的人拿时间长了就会在梦中陷入梦魇,并且让人开始形消骨瘦,精血流失,所以基本上没有人能拿走,除了邢家人,所以邢峰父亲才会在回来准备给古神牌上香时才发现香鼎不见后,猜到是邢峰拿的。

     邢峰早已想好对策,直接从书包中取出去除泥石包浆的神木鼎,对父亲说:“今天中午我午睡的时候梦见我拜祭古神牌,突然古神牌崩裂,一位老者说我邢家拜祭已够,日后不用拜祭,并且让我今天来拿香鼎让我当护身符,可以保佑我金榜题名!然后我起来后发现香鼎真的变了模样,就按照梦中说的那样将香鼎放到书包中!”

     这一翻话如果换个地方,换个人物,当爹的肯定要一巴掌给儿子打上去!

     但是邢峰家这古神牌和香鼎一直流传到今就因为上面下的“讖”“咒”之术显得很是神异,所以邢家祖祖辈辈一直相信日夜拜祭一定会保佑家宅安康,给后代子孙带来福报。

     所以邢峰父亲一听这话,猛的一下子站起来,脸上全是惊喜之色,看着邢峰捧在手中的模样大变的香鼎,想伸手摸接过来看一下后又猛的缩回来,双手搓着,嘴中念叨道:“这真是……”“这真是……”

     然后抬头对邢峰非常严肃道:“这事以后不能跟别人说!这鼎也不能给别人碰!”

     邢峰父亲想法比较单纯,觉得这祖祖辈辈拜祭的香鼎显灵了,既然应在自己儿子手上就是儿子以后的福报,别人是碰都不能碰一下的!哪怕就是自己也不行,生怕分走儿子的福气。

     “虽然祖宗显灵保佑你,但是你也不能懈怠要好好学习!”担心儿子产生懈怠的邢峰父亲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句,之后又丢下一句“在家好好看书!”就对坐在床上的邢峰妈妈说:“跟我出去走走!”

     邢峰知道父亲是怕他影响自己学习才出去的,心中有些酸,更加发誓要考上一个好的大学让父亲如愿以偿!

     等着父母走后邢峰就盘坐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中开始翻看巫蛊之术。

     虽然传承中半巫老祖说只是一些他改良的巫蛊基础皮毛,但是邢峰这样一翻看才发现这巫蛊之道,哪怕是他传承的这所谓的皮毛基础,也是非常博大精深的,毕竟再基础再皮毛,也是正统巫蛊之道流出下来的!

     邢峰慢慢查看了一翻巫蛊炼制的基础方法后,然后才开始找到自己一直挂着的两种蛊炼制方法:控神蛊和分瞳蛊!

     邢峰获得的巫蛊之术中炼制的巫蛊,不是说必须要用选定的特殊蛊虫才能炼制。

     比如分瞳蛊和控神蛊,要选定体型较小的,无壳无骨的线虫类才好炼制,毕竟一个是寄生眼瞳一个是直接钻入大脑中,所以体型才要求微小、无壳无骨。

     “体型微小,最好无壳无骨……”邢峰低头沉思去哪找这样的原虫,突然脑海中一个念头一闪,突然一拍自己脑袋,“这样的虫不是到处有吗?”

     邢峰暗骂自己一声笨,连忙冲房间中找出一个空瓶子就跑了出去。

     不一会邢峰就兴冲冲的跑回来,手中原本是空瓶的塑料瓶现在也装满了水,而水中刚好满是一条条非常细小的小虫子在水中不断扭动着身躯在水中浮动。

     这正是夏天随处可见的孑孓——蚊子的幼虫!

     邢峰取出神木鼎,之前回来时邢峰已经在后山又凝结了一颗月精玉露华,打开鼎盖,将瓶中装满孑孓的水直接倒入鼎中,一瓶水倒下去,只见鼎底部那颗昨晚邢峰之后收集的那颗月精玉露映着水中真的犹如珍珠一样,而水中的孑孓一下子疯狂起来,如吃了兴奋剂一样在鼎中不断上下穿梭游动,看起来直接要将自己的身体都扭断一样!

     神木鼎最大的作用就是这个:现世灵气凋零的情况下几乎很少有适合炼蛊的虫,但是经过神木鼎加上月露精华第一步激活体内的所有潜能后,再普通的昆虫,都会变得适合炼制蛊虫,可想这神木鼎作用之大!

     算着父母要回来了,邢峰没有继续下去,而是将装有孑孓的神木鼎盖上鼎盖封住所有气息后,放到床下面,反正鼎中的孑孓也需要慢慢用月露精华慢慢蕴养祭炼,激活孑孓的凶性和潜能,用月华加强生命力,以供之后的炼制!

     邢峰拿出卷子做,但是心思却还是放在脑海中的巫蛊术上……

     ……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邢峰爸妈去工地上班,邢峰将门锁上后取出床下的神木鼎,打开一看,鼎中的那颗月精玉露缩小了大圈,剩下的被鼎中的一层紫气包裹住,将水和月露精华隔离开,月露精华沉放在鼎中最低部,而上面水中原本几十只孑孓居然只剩下三只。

     鼎中三只孑孓体型变大了三倍多,其中头部变得更加大,下方身躯也变得细长起来。

     其他的孑孓自然不是三只孑孓吃掉,而是在鼎中月露精华的刺激下让孑孓不断的吞噬月华,大多数孑孓都被活活撑死或者在凶性大发时精疲力尽劳累而死。

     所以可以看到鼎下漂浮着血多孑孓的尸体。

     但是这三只孑孓,在被激发凶性和潜能时,虽然也吞噬可大量的月露精华,但是它们都及时将其吸收转为体内能量,没有被累死或者撑死,反而变异成功。

     邢峰双手掐诀猛点了一下自己胸腹处的藏宫穴,心念调动,臧宫穴中的天蚕蛊就顺着邢峰口中钻了出来。

     邢峰用手接住口中钻出得天蚕蛊,放到蛊中,只见天蚕蛊吐出一小滴翠绿色的浓稠液体,看起来非常粘稠。

     只见鼎中剩下三只巨型孑孓如同嗅到气味的鲨鱼一样猛的都掉头朝着那滴液体而去,一只一个方位的对着天蚕吐出的液体大口大口吞噬起来。

     但是三只孑孓只吞噬了一点后,突然无法再继续吞噬,甚至连头部都无法离开那滴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