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古神牌
    “快快快,陈哥来了,等会要宣布这最后一次月考成绩!”

     化学课代表彭敏跑到班上吼了一句,原本吵闹的众人都一下子安静下来,纷纷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小会后,阴沉着脸的陈林就进来,手里抱着一塌成绩表上来。

     “这是最后一次月考成绩,再过两个星期你们就高考了……”班主任陈林阴沉着脸缓缓开口道,突然声音一变,直接咆哮起来:“但是你们看看你们的成绩!”

     陈林一脸恨铁不成钢看着下面的学生痛心疾首道:“这是你们最后一次考试了!这次所有科目出卷的题难度和考点都非常接近这上一年的高考卷!但是你们看看你们考的!你们看看你们能上什么学校!”

     说完便将之前甩在桌上的成绩表拿起来,直接念起来。

     “方小云,547分,年纪排名第4!”

     “江茜,497,年纪排名第21!”

     “张九玲,491,年纪排名第28!”

     ……

     将所有人的名词都念完后,李志强突然叹了口气,丢下一句:“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然后就离开教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在强哥走后,教室中突然响起低沉的哭声,只见一个戴着厚厚大眼镜的枯瘦女孩忍不住低声哭泣起来。

     她就是方小云,她的一直希望能考上南都师范大学,但是那所大学在这个省计划线分数最低也是560以上!而方小云这次成绩已经算几次月考以来非常不错的了!

     但是明显和她愿望中的南都师范大学还相差很远!

     一些男生听了方小云的哭声不屑地愤愤道:“都考那么高了!还哭什么!劳资这点分数还不得自杀啊!”

     的确,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上一所不错了的二线大学就很好了,更何况方小云这成绩在他们这个省已经是达到重点院校的分数了!

     所以他们很不理解为什么对方还表现得如此难过。

     听着身边难过的哭泣声、抱怨声、哀叹声,邢峰呆呆的看着自己桌上成绩表上自己刺眼的成绩和排名:

     邢峰,总分346,班级排名:42,年级排名:127

     邢峰觉得这个成绩真的那么讽刺,那么刺眼!

     为什么,我明明那么努力了!每天都做题到那么晚,早上天不亮我就起来背单词,为什么却比不上那些平常上课不怎么听,下来也不做题的人考的高!

     邢峰还记得上次月考成绩下来时,前桌老黑扭头跟自己开玩笑道:“我有你一半努力你信不信我可以考到全班前十!”

     那次月考老黑427分,邢峰327,足足高了邢峰一百分!

     如果说老黑认真学习过他也认了!但是明明对方是个上课睡觉晚自习逃课打游戏,周末上网包夜的,都可以考得如此成绩,邢峰真的感觉自己想不通!

     “上天你就不能对我公平一次吗?”邢峰心中绝望的呻吟起来!

     虽然都说勤能补拙,但是有的时候你真的不能不服,天赋这东西的存在真的能决定很多!

     邢峰是从一偏远农村出来的,他家乡那只有初中,没有高中学校,父母为了自己,带着他来到这镇上读书,为了照顾邢峰,就在工地上搭了一窝棚,父亲母亲都在工地上打工,为邢峰赚取他的学费和家庭的生活费!

     最最主要的就是攒邢峰以后大学的费用!

     家庭的贫困和双亲的厚望,让邢峰真的压力很大!他看着桌上自己考的成绩,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辛苦劳累的父母!

     ……

     快高考了学校也没有让他们上课,很多时间都是自习,邢峰浑浑噩噩的看着自己的成绩,发着呆,脑海里面一片混沌。

     自己到底该怎么办!

     不知过了多久,下午放学的铃声响起来,邢峰拿起母亲用黑布给自己缝的书包,将几套卷子放进去,挎着书包就出去。

     在下楼梯时突然听到一声银铃似的笑声,邢峰灰暗无光的眼神迅速亮起一道色彩,猛的抬头来,一个束着长发的女孩和旁边的闺蜜哈哈笑闹着,相互间打趣着。

     这漂亮女孩模样青春秀丽,活泼开朗的笑容让人一见倾心。

     这女孩名叫李萍萍,是隔壁重点班一班的学生,也是邢峰暗恋了三年的女孩。

     这个女孩让邢峰明白了什么是相思的滋味!也明白了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三年来邢峰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老鼠一样,将自己这有生以来最大的心思偷偷埋藏在心底中,唯恐露出一点来冒犯在自己眼中完美无瑕的女神!

     对于邢峰来说,最大的愉悦莫过于,就是每天早上10点的广播体操,能趁着转体运动,转身过去假装不经意的看她一眼!

     邢峰低着头走到旁边放慢脚步让她们先下楼,偷偷的看着李萍萍的背影,邢峰感觉自己心中突然有一丝难以言表的滋味!

     邢峰背着书包走了一会路来到工地上,路上全是随意丢弃的建筑材料如砖块、钢筋之类的,邢峰很熟悉的穿过脚下的碎石路,前方出现一排工棚。

     这些工棚用木板和蓝色塑料油布搭建而成,虽然看起来非常简陋,但是至少能遮风挡雨不是什么问题。

     这些搭建的工棚,就是工地上提供给工人居住的地方。

     邢峰走到其中一间窝棚中,将锁打开走进去,里面就几张凳子,凳子腿是用钢筋焊的,凳面是一张木板。

     房间中还有两张床,分别是邢峰父母和他的,和别的工棚都基本上一样,只是多了一张给父亲用工地废弃木板做的桌子,是给邢峰用来写字的。

     似乎是掐着时间,邢峰刚刚进屋子,一个看起来很是苍老的中年妇人就端着一盆黄色洋瓷碗进来。

     这个妇人头上抱着一块破旧的布将头发抱着,上面灰蒙蒙的都是灰尘。

     妇人年纪其实才三十多岁,但是看起来年纪说五十都可以,脸上全是操劳的皱纹,端着洋瓷碗的双手上皮肤一道道皲裂的沟纹,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双女人的手。

     看到邢峰,妇女脸上露出一道笑容:“小峰,回来了?你爸一直念叨着你要回来就喊我快端饭过来给你吃!饿了吧!快来吃!”

     邢峰连忙上前接过洋瓷碗,打开盖子,只见碗下面装满了白米饭,在表面覆盖着炒的大白菜,还有煮的几块洋芋和几块萝卜。

     这就是工地上的伙食,有包工头负责,一天三顿。

     本来邢峰不是工人按原则来说是不能免费的,但是那包工头是个比较爽快的北寒大汉,对于多个人吃饭直接大手一挥同意了,让原本准备商量交纳伙食费的父亲十分感激。

     “妈,你也没吃吧,我们一起吃吧!”邢峰说道。

     邢峰妈忙道:“没事,你先吃,我是你爸算着时间你要回来了让我请个假给你送吃的,你先吃,妈还得去忙!”说完话便转身离开。

     “没事没事,你快吃,我还得过去”

     父亲是工地上的泥水匠,母亲也帮忙在工地上背负运输一些建筑材料。

     看着母亲矮小的背影,邢峰感觉心中一酸,父母在工地上如此操劳,自己却无法回报!

     邢峰吃完饭后将书包里的卷子拿出来,准备开始做题,突然想起要给古神牌上香,窝棚内有一个小间,是父亲专门搭建的主神贡拜屋。

     这是邢峰老家无数年的习惯,主家走到哪,必须将古神牌带到哪进行供奉!

     邢峰掀开帘子进入内侧小间,只见一块用长条木板用钉子钉在墙上成供桌,木板上面摆放着一块巴掌大小表面满是裂纹的神牌,上面写着如同甲骨文、象形文字之类的符号文字。

     这就是邢峰家传承了几十代的主神牌,邢峰家从古至今,一直供奉的就是这张主神牌,传说是第一代邢家祖先流传下来的铁规,不拜祖先不拜天地,只拜这块古神牌!

     在主神牌前方还摆放着一个充满古老气息的三角鼎,这鼎表面是灰白色的,就跟覆了一层石块泥浆一样,看起来就跟用石头雕刻成的一样。

     邢峰从旁取了一块两指长宽,半公分(厘米)厚的香片,这是邢峰家自制的香,是用祖先传下来的法子制成的香块,专门用来祭拜古神牌的。

     邢峰点燃香块,通过小鼎和鼎身一体的鼎盖表面缝隙,将香块放入其中给其燃烧,看着一缕缕的带着淡淡香味的青烟从鼎中袅袅升起,凝视了一下古神牌,便要转身离开。

     虽然邢峰成绩不是太好,但是接受了那么多年科学教育也明白所谓的封建迷信,不过这是邢峰从下就被长辈耳提面命的教导下也变成一种习惯!

     但是邢峰却没有发现,在他转身之时,香块焚烧的青烟居然有一丝丝的从古神牌的裂缝中钻入其中,就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着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