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告辞
    邢峰将装着金黄色蜈蚣的小瓶朝朱由贞丢了过去,朱由贞捡起小瓶,打开瓶盖后,看着里面金黄色的蜈蚣,扬起头张开嘴巴直接将瓶口对准自己嘴中一抖,那只金黄色的蜈蚣就被朱由贞给活活吞下。

     见此邢峰稍微松了口气,只要吞下这嗜血蛊,邢峰可以立刻让这嗜血蛊瞬间吸干朱由贞体内的精血,这也不担心对方反悔!

     不过邢峰也没有直接大大咧咧上前去帮他解开机关,而是将盒子放在地上,对着朱由贞说:“希望你能言而守信!”

     将从鬼佛那交换来的盒子放在地上后,邢峰便直接转身离开。

     一会后一个土民有些惊慌的下来将困住朱由贞的铁链打开,朱由贞身上被锁住的琵琶骨铁链和绑在身上的铁链被解开后,对旁边一直心惊胆战的土民没有任何为难之举,而是默默走过去捡起邢峰之前放到地上的盒子,直接转身离去,但是在快要出去前,脚步微微一顿,平静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瘫软无息的方俊,便直接离开。

     在山中的邢峰感受到与朱由贞体内的嗜血蛊联系越来越远,便明白对方真的离开,没有直接来找自己麻烦,心中不由松口气,他真的不想惹上对方的组织!

     “多谢你们!帮我先龙先生问好!”邢峰回头对着旁边两个持枪的大汉感谢道,这两人是龙森给邢峰留下在邢峰处理朱由贞两人的侍卫,防止如果邢峰没有跟对方谈妥,发生冲突时这两个神枪手可以保护邢峰,杀掉对方!

     毕竟朱由贞和方俊两人虽然身上几处关键穴道被蒙冲破掉,无法运用体内武道劲气,但是动起手来普通人还是无法抵挡的!

     现在确定朱由贞真的拿着东西离开,邢峰觉得和对方最后的恩怨也没有了,对方再找上门的几率就基本没有了!

     再加上对自己种入对方体内的嗜血蛊的信心!所以邢峰便跟旁边两人致谢,并表示对方可以离开。

     一个神枪手对邢峰点了下头,从怀中取出一张卡递给邢峰,用结结巴巴的华国话对邢峰说:“钱……卡,五十万,给你!”

     邢峰见此惊讶,这是什么回事?

     见邢峰没有接,对方直接粗暴的塞到邢峰手中,便跟着另一个同伴直接离开。

     邢峰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龙森额外给邢峰的感谢,心中不由有些感激对方,对方实在是太仗义了!

     这也让邢峰更加相信对方不会过河拆桥为难自己,这样也好,那留在龙吉体内隐藏的那颗血虫卵也不用激发!

     邢峰之后直接到地窖中查看方俊的尸体,看着被铁链绑在墙上,头无力的垂着,浑身瘫软的尸体,邢峰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

     “书上不是说第一次看到尸体会吐吗?”邢峰自嘲道:“难道是我自己心里有些变态?”

     从怀中邢峰连忙取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只金黄色的蚂蟥,这也是邢峰炼制的嗜血蛊。

     打开瓶盖,邢峰另一只手撑着方俊的头,扳开他的嘴巴,嗜血蛊从嘴中送了进去。

     虽然方俊已经死了,但是体内精血还残留一些没有完全随着生机消亡,所以邢峰要乘机将这嗜血故意赶快放到对方体内将其残留的精血给吸食完!

     直接方俊的皮肤肉眼可见的变得蜡黄,表皮下的肌肉也迅速变得干枯下去,大概五六分钟后,方俊的尸体就犹如是在烈日下暴晒了十天半个月一般变成干尸。

     之后一只拳头大小的浑身都变得血红色的巨大蚂蟥从干尸的胸口拱破表皮钻了出来。

     这正是邢峰之前进去的嗜血蛊,原来的体型才只有小拇指粗细,而且颜色是金黄色,但是现在将方俊尸体中残留的精血给吸食得干干净净后体型不但膨胀到拳头大小,颜色也变成血红色,可想体内蕴含的精血之多!

     邢峰见此惊喜交加,这嗜血蛊种下后可以将宿主体内所有的精血一点不剩的全吞噬干净,吞噬得越多,体型越大,颜色越红,而眼前这个嗜血蛊吞噬的精血可以说及其之多!

     “亏了亏了!早知道不应该让朱由贞杀掉他的,如果在他活着的时候就将嗜血蛊种下去,吞噬的精血将会更多!”邢峰一想到方俊死后,这体内精血随着生机消亡流失了大半不免有些肉疼!

     将嗜血蛊放到神木鼎中后,邢峰又从上面拿出一瓶煤油和一个打火机,将煤油倒在干尸上,打火机一点瞬间就大火燃烧起来,看着犹如干柴一般燃烧的火焰,邢峰面无表情的直接离开。

     之后邢峰先是到阿莱家中,阿莱不小心中了龙吉体内中的毒气昏迷过去,虽然邢峰及时将阿莱体内中残留的毒素驱除干净,但是那毒气极其霸道,阿莱元气也受到一些损伤,不过在这几天修养下也恢复过来。

     见到邢峰阿莱很是高兴,他知道邢峰救了龙吉,解了对方体内的毒,所以以为邢峰也是中医圣手,连忙要向邢峰请教。

     邢峰哪懂什么医术,只能推脱说是祖上传下的一种偏方,自己只是死马当做活马医治好。

     阿莱再问偏方是什么,邢峰面露为难之色歉意的说不方便透露。

     不是邢峰不想说,而是阿莱这人是个淳朴之人,要知道邢峰所施展的罗蘸邪术是杀一人救一人,以阿莱救死扶伤的原则,这邪术肯定要和老头的理念相冲突!对方肯定心中会有疙瘩!

     阿莱见邢峰不说也没有再逼问,他老师也给他说过在华国自古以来门户之见都极深,哪怕师徒也讲究留一手,所以他以为邢峰这救人之法是祖上留下规矩不能泄露,所以虽然很遗憾不能得知这种救人医术,但是还是大度的表示谅解。

     “老爷子,这次来我是跟你告别的!”邢峰对阿莱说,“我离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家里人也该着急了,我得回家了!”

     阿莱听了有些不舍,每次他和邢峰对话,交流,都会让他找到当初和恩师在一起的感觉,毕竟自从恩师去世后,到现在那么多年只有和邢峰能用恩师的华国话和人交流,听人讲述华国的历史故事,了解恩师家乡的神奇之处,不过再不舍,他也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便点点头说:“那行,不过有机会来兹南的话……有时间就来我这坐坐客!”

     邢峰闻言点点头。“一定一定!”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块篪香木放到桌上.

     “我知道老爷子不喜欢铜臭味的金钱,这篪香木我给你老留下你可别拒绝!这篪香可是上好的药材,你老以后拿来配药可是上好的宝贝!”

     在看到邢峰拿出如此珍贵之物的阿莱本想拒绝,但是一听邢峰之言的确心动,对于金钱财务他真的是不怎么看重,但是这对于配药救人的宝贝,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阿莱苦笑道:“你这孩子……”

     “老爷子,告辞了,端午睡觉我就不吵醒他了,等有机会我一定来看他,给他带礼物!”邢峰起身,感激的冲阿莱行了一个华国礼仪。

     阿莱微笑说:“行,我也不留你了,祝你一帆风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