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五 风波(一)
    这人正是之前偷了邢峰钱包的图泼!

     图泼见邢峰认出自己,脸色更加惊慌,最后一咬牙一把伸进旁边莫嗒赚钱的腰包中。

     正在和一个兹南人算账的莫嗒被图泼这一下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图泼才安下心来。

     “你干什么啊,吓死人家了!”莫嗒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伸出五根修长柔软的手指轻拍自己的胸口,他还以为是旁人抢钱。

     但是图泼没有说话,将莫嗒腰包中的钱居然一把抓了出来,一塌杂乱零散的兹南币和华国钱币拿在手中就进行清点。

     “怎么了?是找不开客人的零钱吗?客人买了多少啊?”莫嗒见图泼将所有的钱全部拿出来点以为是遇到大客户了,图泼找不开,所以才拿出所有钱准备清点,喜滋滋的连忙问道。

     兹南币中有着一万、五千和一千这样面额的大钱币,所以莫嗒才会以为是有大客户来。

     图泼没有理莫嗒,很快清点完所有钱,面色有些窘迫将钱递给邢峰,低声说:“不好意思,这里大概有一千多!”

     邢峰见此有些意外,对方居然要还他钱!

     图泼之所以这样,原因是很多的,一个当时为了救医院中的莫嗒冒险去查查老大的地盘偷窃,邢峰身上的九百块钱就是被他偷了!

     之后被四个怪模怪样的人给抓了找到邢峰,在对方似乎要杀他的时候,居然是对方开口让人放了他,虽然他不知道邢峰是为了检测四鬼对邢峰自己有没有杀意才做的,但是他最后被放了,这让他很是感激邢峰,尤其是在见识到凶屠鬼一把捏碎了人的脑袋那种凶残举动更是感激,他相信如果不是邢峰开口那些怪人在利用完他后不会太和善的!

     所以他对邢峰是含有感激的,虽然很惊讶对方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居然能从那些人中完好的逃出来!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图泼准备洗白,他不想再做烂污人了!

     他当时在用所有偷来的钱将莫嗒医好后,就带着莫嗒离开边城来到波佬,并且和莫嗒用掉所有的钱开始做小本买卖,卖水果、摆地摊、做夜市各种小本生意,反正是要让自己也要让莫嗒告别以前那种烂污人的生活!

     所以咋的看到邢峰图泼很是惊慌,因为邢峰知道他偷过钱,原本是一个兹南贱民,是一个烂污人!

     所以下意识下图泼不像被人认出自己来!

     看着图泼眼神中的哀求之色,邢峰懂了对方的意思,他本来也没有要追究对方的意思,虽然对对方偷了自己的钱当时很是愤怒,但是现在邢峰那股怒气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毕竟他现在是一个有五十万的人了!

     而就在邢峰准备开口说什么时,旁边的莫嗒见到图泼居然将所有的钱拿出来递给一个少年,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对着图泼道:“你干什么?这是我们所有的钱啊!这是我们辛辛苦苦摆了几天摊位才赚来的!这水果钱我们都还欠着一半没给,你怎么把钱给别人了!”说着两只手不由抓着图泼的一只胳膊。【零↑九△小↓說△網】

     图泼显得非常窘迫的对莫嗒低声道:“我回去跟你说,乖,先别闹!”

     莫嗒一向以图泼马首是瞻,听到图泼这样说了,没有敢再说什么,但是双手紧紧的抓着图泼的胳膊,眼眶变得通红,死死的咬着嘴唇,看着图泼手中拿着自己两人辛辛苦苦那么长时间才赚来的所有血汗钱就要被他送出去,眼眶中原本不断打转的泪珠一下子忍不住溢了出来,顺着脸庞就滑落下来,不过依旧死死咬着嘴唇没有发出抽泣的声音,因为图泼刚刚不让他闹!

     当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一把将钱抓过去,三人一惊,连忙朝那只手的主人看去。

     只见一个是一个造型极其夸张的男子,他头发两边剃光,中间留着一道像斯巴达头盔上那样羽饰的莫西干头发造型,发端染成黄色,中间染成大红色,发根染成银白色。

     眼睛底部和嘴唇不知染成深黑色,鼻孔边上还打着一个鼻钉,在脸上旁边还纹印着一个骷髅头。

     再加上一身布满钉扣的皮衣和皮裤,看起来夸张至极!

     “是嘎多!是嘎多!”莫嗒眼睛瞪得老大,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恐惧,惊恐的抓着图泼牙齿“嘚嘚嘚”的发出因为恐惧不断的颤抖碰撞声。

     图泼脸色也大变,嘎多就是边城最强大的地下势力查查老大的儿子!

     当时莫嗒在牛郎店上班的时候就是因为得罪嘎多被嘎多毁的容!

     如果不是当时查查老大派人找嘎多去办事,他根本不可能就这样放过莫嗒!

     这也是为什么图泼要带着莫嗒离开边城来到波佬的原因!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居然又遇到嘎多!

     嘎多手中拿着从图泼手中一把抓来的钱,打着黑色眼影的眼睛盯着莫嗒,伸出舌头舔了一圈上嘴唇:“小宝贝,你居然跑到这来,我说当时回去怎么没有找到你!脸上的伤好了吗?”

     说完空着的手半竖起来,打个响指,食指朝后动了动,一个小弟连忙将送上一个机械打火机!

     “砰”的一声食指弹开机械打火机的火机冒,淡蓝色的火焰燃烧起来。

     “我说小甜心,你怎么不继续来酒店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一边说着一边漫不经心的将冒着火焰的打火机点燃手中从图泼那抢来的钱,看着钱慢慢被烧成灰,嘎多的眼睛眯了起来。

     “可是你他玛的却在这跟你老相好的躲在这卖水果!”嘎多突然猛吼起来,手中的打火机朝着图泼就砸去!

     图泼下意识躲开,金属机身的打火机“砰”的一下砸在地上弹起。

     “好样的!居然特么敢躲!”嘎多阴测测的看着图泼说。

     “嘎多少爷……求……”图泼见此连忙心中大叫不好,下意识一只手拉着已经胆战心惊的莫嗒到自己背后护着,就准备说点什么。

     但是话还没有出口,嘎多已经面无表情朝着后面打了个响指,身后的小弟将一根铁撬递了过来,嘎多握着铁撬扭动着肩膀,滑着舞步慢慢的朝着面色变得苍白无比的图泼和莫嗒走去。(参考星爷功夫里斧头帮那种拿着斧头跳着舞走过去砍人的场景)

     看着面色惨白的图泼和已经浑身“嘚嘚嘚”不断发抖死死抓着图泼胳膊的莫嗒,嘎多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阴笑着用铁撬指着图泼的鼻子,问:“你说,我这棒子,是打你还是打他?猜对了两个我都放走,猜错了……”说到这狞笑道:“今天就玩死你们两个!”

     PS:描写图泼和莫嗒这段我别扭极了!不断的催眠自己:就当莫嗒是女的,就当莫嗒是女的!基友感情真难写,我是直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