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香灵涎
    经过一夜的时间,龙吉体内的毒气都被血虫吞噬了大部分,但是付出的代价也是血虫也死个七七八八,虽然血虫生命力极为强盛,但是龙吉体内这毒气毒性也极其诡异,许多血虫在吞噬过多的毒气后依旧抗不过毒气的侵蚀而死!当然血虫尸在抗不过毒气死亡时,尸体也会将吞噬的毒气很好的封印在体内,然后虫尸会带着毒气从龙吉体内排出来。

     而龙吉体内的毒气也被驱除大部分,残留的一部分也被体内还剩下的血虫控制住,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消除一空!

     不过就算等毒素都驱除掉,邢峰也不准备将龙吉体内所有的血虫驱除掉,一个是因为龙吉身体在这一年的折磨下非常虚弱,有血虫在体内帮忙维持其健康可以让龙吉更好的恢复身体。

     另一个原因,就是邢峰留下的后手!

     龙森这人邢峰短短时间接触下来,还不了解对方品性如何,不是说自己救了对方儿子邢峰就能以救命恩人自居!对方怎么想他能知道?万一对方突然莫名其妙的要对他下毒手,邢峰也得有个底牌!

     所以第二日,邢峰很平静对龙森说龙吉体内还残留一部分毒素,需要慢慢疗养才能祛除干净,不管是不是他小人心,邢峰都要很谨慎的让对方明白还不能过河拆桥!

     龙森听了邢峰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非常客气道:“那就劳烦大师了!”

     在经过检查后龙森的确发现自己儿子身上的毒素解除了大半,所以对邢峰也越发显得客气和尊敬。

     “蒙冲。”龙森对着身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心腹示意了一下,对方就将一直端着的一个盒子递了过来。

     龙森接过盒子将其打开,里面是一塌纸张有些泛黄的旧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兹南文字,而在纸张旁边放着一块巴掌大小的墨绿色竹片,在盒子一打开的时候,这块竹片上散发迎面的一种清香味,闻一下就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龙森将打开的盒子推向邢峰:“这是山契,是一座出产篪香木的山契,这座篪香木中出产的篪香虽然品质不算太好,只能算一般,但是胜在量多!上面这块篪香是从那座篪香山上拿来的样品,你可以看看!”

     “不过每年出产的篪香你只能卖给兹南官方,毕竟个人是不能持有篪香交易的,这是兹南铁规,我也不好改变,但是这座篪香山出产的篪香你可以以完成正常交易的方式出售给兹南政府,虽然没有运送到华国那样的价钱,但是每年出产的篪香也能卖到大概一亿左右!”龙森平静的看着邢峰,补充道。

     邢峰看着盒子中的山契,心脏忍不住得漏拍了一下!

     一个亿!每年一个亿的金山,就放在自己面前!

     一时间邢峰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只要他点点头,基本上这辈子都吃喝不愁了!

     不过邢峰却还是犹豫了,此刻他体内的天蚕情况有些不太好,本来就是刚刚孵化出来被他继承了没有几天,还属于幼生期,而之前为了修复邢峰体内严重的伤势可是将体内所有的精华全给邢峰了,自身元气大伤,如果没有及时补充过度损耗的运气,邢峰这本命蛊以后就算恢复过来,也会留下暗伤,成长潜能也会受到一些影响。

     所以邢峰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将盒子中那块篪香木拿出来,放在鼻子处闻了一下,然后将盒子关上,对龙森问道:“多谢贵人,不过我有事想问问贵人,在我医治贵人公子的时候,发现这毒毒性本来极强,中者应该很快就会毙命,而贵人公子能活到现在,应该是在中毒后立马服用了什么宝药克制下此毒,不知道贵人这宝药是什么?可还有?”

     龙森听了邢峰所说,脸上露出一丝意外之色,不过还是点头道:“的确,当年龙吉中毒剖腹产出生后,我用了香灵涎给龙吉服下,将龙吉所中之毒给压制下来,直到一年前才爆发,不过此毒太过诡异,这八年时间的救治中居然和各种药物发生变异,居然会吞噬香灵涎,所以当时也不敢再给龙吉吞服香灵涎,所以家中还剩下半瓶!”

     邢峰一听脸上情不自禁地露出喜色。将装着山契的盒子朝龙森推去,“不知我能否用这山契换那半瓶香灵涎?”

     龙森一听一愣,香灵涎是长到八百年以上的篪香木才能在体内中分泌出来的一种极其珍惜的液体——香灵涎。

     香灵涎有着篪香木百倍的功效,在上古时代练气士在修复神识中效用最好的就是香灵涎,而篪香木长到八百年才能蕴出的灵液,也有着极其精粹的生命力,人吞服下后可以大大的增加和补充生命力,使人获得延年益寿的效果!

     这也是为什么龙吉当初能在母亲体内通过脐带中毒后,吞服下了香灵涎能存活八年之久的原因——一方面毒气不断的侵蚀龙吉的生机,而一边香灵涎又不断的补充元气修复生机,所以龙吉才能一直存活至今!

     不过后来此毒太过诡异,居然将香灵涎给吞蚀掉,这也是为什么天蚕能在毒气中察觉到居然蕴含着一丝极其进精纯元气的缘由。

     而之前也说过,篪香木对蛊虫有着非常一定的进补效果,而这由八百年极品篪香才产生的香灵液,对蛊虫有着更加好的效果,像天蚕这样元气大伤的情况如果吞服了对其伤势恢复来说绰绰有余!

     龙森听了邢峰的请求愣了一下,朝邢峰问道:“你确定真的用这山契换那半瓶香灵涎?”

     邢峰直言不讳道:“嗯,我更需要这香灵涎。”

     “那行!”龙森见此点点头,“东西在鄂南,我让人送来,应该今天晚上就能送到!”

     邢峰连忙朝对方道谢到。

     龙森微笑着摆摆手。笑道:“大师客气了,这仅是诊金罢了!”

     说道这龙森突然话音一转:“不过大师,这几天有两个人一直顺着边城河在各个地方寻找什么人,昨天已经顺着河来到九村三寨中,在各个村寨找人,今天已经找到这个村子来了!”

     听完对方的话语,邢峰面色没有改变,但是手忍不住握紧了一下。

     龙森微笑说:“那两人鬼鬼祟祟,不知怎么摸到阿莱大师家中,我担心影响阿莱大师的休息,就派了我这个手下去将那两人抓来,被囚禁在另一间地窖中,不知道大师想不想去看看?”

     邢峰一愣,不过还是平静道:“那多谢贵人了!”

     ……

     ……

     ……

     PS:昨天没有更新,是因为我的老毛病又犯了,从2013年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写小说,迟迟没有动笔的原因就是每次我有一个很棒的设想的时候,并且都初步写好一个大纲了,脑海中就控制不住的冒出另一个设想,另一个让我感觉会是更有意思的故事!

     当我想写一本异界修炼体系的小说时,突然一个修仙的故事钻入进来,当我想写修仙的时候,一个无限流的故事又冒了出来,当我想写无限流的时候,数据流的想法又出现……就这样,脑袋里不断冒出无数的想法让我一直迟迟没有完整的写完一个故事!

     直到前段时间,才定下心来写这《都市邪巫行》,后面我依旧有很多故事,但是昨天,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也是都市的故事,这个故事让我热血沸腾了一天,甚至让我迫不及待的冒出想双开的想法,把我想的另一个故事告诉大家……但是今天我慢慢清醒过来,昨天突然想到的想法和创意的确不错,如果能写出来的确是个好故事,但是饭要一口一口吃,我目前要做的就是将这本书完成,虽然没有几个朋友看,但是我一直告诉自己,没事,就当新人练笔了,不管怎么样这本书一定要写完。

     所以这本书我已经不抱着一书成名的念头了,也不抱着什么赚钱的想法了,就当给喜欢的朋友们讲一个故事,因为是新人的原因,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春秋君会慢慢将这些问题一一改过来……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