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凶徒冯虎
    四季中春日咋暖还寒,秋日过凉,寒冬凛凛,只有夏日炎炎得如同一个豪爽的汉子让人心生好感!

     虽然白天炎热,但是热得畅快,热得豪迈!似乎全天下的压抑消愁都在烈日下晒得一干二净!

     尤其是夏日的晚上,白天的炎热刚刚消下,对着天上白玉般的月亮,坐在农家小院中,乘着透心一样的凉爽,呼两朋三友,在虫鸣蛙声中喝着刚酿不久散发着粮食清香的土酒,在说道有趣的话题时,众家爷们豪爽的大笑震得山远!

     邢峰就喜欢这样的夏日,配着邢爸和那些叔叔伯伯们喝了几碗酒就借故出来!

     他今晚上还没有用神木鼎吸纳月露精华!

     看着天上的明月撒在大地上月光,听着耳边隐隐还传来远处山下传来众人的大笑,邢峰感觉这一刻心情是如此的美好!

     不过这吗,美好的心情很快就被破坏掉了!

     在走到山上自己以往待的那处隐秘地方时,邢峰突然感觉不对劲,夏日夜晚正是山虫最活跃的时候!但是现在周围却充满了死寂,似乎是如同周围有大恐怖一样,让所有的山虫都噤声不敢发出一丝响动!

     突然邢峰感觉背后寒毛一立,全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想不到现在这个时候都还有人上山!”一个低沉的声音在邢峰耳边响起,“咳咳……”那个声音忍不住再咳嗽了两下,“你说……这是不是我的运气!”

     邢峰根本不敢动弹一下,现在他就犹如处在寒冬之中,全身上下都被一片寒意笼罩住,似乎只要他敢动一下,自己就会迎来无法想象的后果!

     “转过身来!”

     身后的声音非常平静,但是却不容人置喙!

     邢峰控制着僵硬的身躯,一脸惊恐害怕的慢慢转过身来。

     转过身后邢峰接着月色看清那人的模样。

     在是个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男子,头发是剪得极短的寸头,面容棱角分明看起来让人感觉就像石雕一样刀削斧刻一般极其坚硬!

     双眼如同古井一般深邃,看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从面观人此人心志极其坚定,并且从他浑身上下的血迹和那股弥散在空气中的煞气,对方绝对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

     说不定还是亡命天涯的歹徒!

     看着邢峰一脸惊恐害怕之色,那人平静开口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上山?”

     听着对方一口地道的普通话,邢峰脸上全是害怕之色,结结巴巴道:“俺……俺是李二蛋,俺爸和俺妈打仗,俺说了俺爸两句被他踢了一脚!俺就赌气上山……”

     一口浓郁的地道方言,再加上瑟瑟发抖的身体,不管是谁看到都相信邢峰是个普通农民!

     那人等邢峰说完,然后就一直平静的看着邢峰,过了很久,突然咧嘴笑起来,就跟猛虎突然露出锋利的獠牙:“那你就去死吧!”话语未落,宽厚的手掌猛的就带着掌风朝着邢峰一掌拍下来!

     邢峰完全吓愣了,直愣愣的看着对方的手掌朝着自己脑门打下来!

     但是手掌在离邢峰额头还有一寸的地方猛的又顿住,而邢峰却感觉那股随着手掌打下来的劲风迎面而来,如同刀子一般刮得自己脸生疼!

     可想这一巴掌手劲之大,如果真的拍实了邢峰脑袋就跟西瓜从高空拍下来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邢峰突然脚一软,就倒地,瞳孔中全是惊恐之色,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看着这个小孩眼中毫不作伪的惊恐之色,和刚刚自己没有任何留情的必杀一掌时对方没有一点的反抗之力,冯虎打消心中的最后一点怀疑!

     对方不是派来追杀他的练家子,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邢峰爬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脸上全是惊恐之色,眼中一丝后怕之色闪过,此刻他单肩包中的浑铁乌身蟾嘴巴微微张开,血红色的舌头微微露出一点,刚刚只要凶徒的手掌再靠近一点点,浑铁金蟾口中那条如铁索一般的长射就会直接从嘴中激射而出!

     但是邢峰还是不免惊恐,毕竟他只有浑铁乌身蟾这样的蛊虫,浑铁乌身蟾虽然可以喷出腐铁蚀金液和射出舌头攻击敌人,但是这两个攻击手段都非常单一,面前这个凶徒看起来如此凶狠,如果浑铁乌身蟾不能第一时间就制伏对方,邢峰就只能等死了!

     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最多就是身体在天蚕的蕴养下健壮一些罢了!

     “帮我办一件事!”那人将邢峰一把提溜起来,面无表情说。

     邢峰咽了口口水,带着哭声颤颤巍巍道:“我就是一个学生,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我回家!”

     那人面无表情的抓着邢峰的肩膀,微微一捏,邢峰顿时感觉自己的肩膀如同被捏碎一把,疼得他嚎叫起来!

     “帮我办一件事,我放过你!否则我将你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全被捏碎,然后再找到你家,让你全家来陪你!”冯虎抓着邢峰肩膀的手松了下来,平静的对着邢峰说着,似乎在叙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好好好!只要你放了我!我什么事都做!”邢峰咬牙道!

     “帮我去兹南一趟!帮我将一件东西交给别人?”

     邢峰一脸愕然,然后迟疑了一下,老老实实道:“我从来没有出过远门啊,我该怎么去?”

     冯虎从怀中取出一个红色小本,递给邢峰,“到时候你直接去兹南,用着个护照你就可以进去了!”

     邢峰接过护照,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三排如同蝌蚪一般的兹南文字,左下方盖着一个金色的章印!

     “护照不是需要照片吗……这个上面也没有啊!”邢峰犹豫道。

     冯虎淡然道:“这是特殊护照!不用照片,谁持有都可以入关!”

     冯虎说完从腰间取出把匕首,在五指上转了个灵巧的刀花,然后将染血的衬衫直接撕掉,只见冯虎胸口居然稳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青色鬼面刺青!

     然后在邢峰吃惊的目光下,冯虎一刀刺入胸口处鬼面刺青的边缘,然后居然一点一点的朝着纹印鬼面刺青的皮肤边缘一点一点的割下,最后整张印着鬼面刺青的皮肤就被冯虎给用匕首割了下来。

     在这过程中冯虎一声没有吭,但是额头的汗水和脸上冒起的青筋表明冯虎是生生将这剥皮的痛楚给生生忍了下来!

     邢峰看得不自觉的握紧拳头!

     这要得什么样的人才能如此可怕!

     冯虎剥下自己胸口处的皮肤后,里面的血淋淋的肌肉暴露出来,邢峰甚至可以看到那靠近心脏处的肌肉随着心房的跳动也跟着跳动!

     冯虎将刀身上已经满是自己鲜血的匕首刀尖刺入自己胸口的一处肌肉,然后横的一划,,划开一个小口子,冯虎面色此刻已经极其苍白,但是他依旧用自己的手指伸到自己被割出来的肌肉伤口深处不断的找寻着什么。

     看着冯虎咬得死死的牙关和脸颌处凸起的咬合肌,可以想象冯虎此刻遭受的痛苦!

     但是冯虎的手指依旧没有停下来,不断的在自己肌肉中翻找什么,不一会两指就夹着一个蓝色小瓶出来。

     冯虎将这个蓝色小瓶和从自己胸口剥下的血淋淋的皮递给邢峰,漠然道:“到兹南后,到三邪石庙中将这块皮给里面的人看,他们带你见三头神后,你将这个蓝色的小瓶给他们,然后带着他们给你的东西离开就行了!”

     “然后呢?”邢峰迟疑道。

     “之后你找个地方住下就行了,会有人来找你!”冯虎闭着眼睛。他在逃亡的路上本来就受到很严重的伤势,现在又给自己剥皮割肉取物,元气更加大伤!

     邢峰苦着脸捡起刚刚因为被冯虎一掌拍来时因为脚软摔倒在地时掉在地上的单肩麻布包,将冯虎给自己的三样东西都放进空荡荡的单肩麻布包中!

     “那……那我……什么时候走?”邢峰怯怯道。

     冯虎睁开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疲惫之色,从怀中取出一颗大拇指头粗细的无色透明珠子,珠子中有一只如同蚁后一样不断在里面爬动的虫子!

     这只虫子头部和胸部非常小,都是黑色的,但是在胸部下面链接着一个小拇指粗细白色腹部,腹部中仔细看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一小颗一小颗虫卵。

     “这是鬼食蚁虫虫母,一旦放出来碰到人体血肉,会瞬间诞生上千只鬼食蚁虫,不断的啃噬你的血肉!让宿主哀嚎整整三个小时才会折磨致死!”冯虎眼神森冷的看着邢峰。

     “啊?”邢峰一脸没有反应过来的表情的。

     冯虎突然伸出舌头舔舔嘴唇,狞笑着说:“我想让你吞下去!”说完手中就使劲一捏,困着鬼食蚁虫虫母的玻璃珠外层玻璃护罩“咔嚓”一声就被捏出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冯虎另一只手朝着邢峰一把抓过来,抓住他的嘴巴,如同老虎钳一般的手指轻轻朝着邢峰两边嘴巴一捏,邢峰嘴巴就不由自己的张开,冯虎将手中装有装着鬼食蚁虫虫母的玻璃珠就扔进邢峰口中,然后将邢峰下巴往上一抬,那颗装着虫子的珠子就被邢峰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下去!

     ‘PS:鬼面刺青致敬卷土大大,他是我最喜欢的作者,每次读他的作品都叹为观之,刚刚大一的时候,为了支持土大,直接充了个初V来了一波信仰……哈哈,现在看来是我占了大便宜!等以后有稿费了就全力支持卷土大神。

     土大现在的书是:《最后一个使徒》,是以地下城为背景,喜欢玩地下城的朋友都去看看,就算不玩地下城的也没事,不会有任何阅读障碍的

     PS:今天早上一直在构思这一卷的故事,本卷大纲差不多了,就是一些细节脉络要整理一下,不过我之后几天要忙着论文的事了,更新应该会开始慢起来,请谅解,最后求推荐求收藏